第1344章曾是商人

  转眼这把影刃便到了卫臣的腰后,它悄然刺去,穿过卫臣周身的薄雾金焰,形体立时淡薄了三分,变得更加没有存在感。直到它的刀锋触及卫臣的皮肤时,卫臣方才发觉,这时刀锋加速刺入。刀锋上附加的无形波动以极高的频率震动起来,产生高频震荡的破坏力,它让卫臣坚若精钢的皮肤崩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刀锋没入卫臣体内。同时卫臣暴喝一声,周身金焰不发反收,产生了一股吸力。他手中的龙剑则往刀锋所在处的方向横划一剑,挥出道细细的金光。

  金色剑光瞬息扫过后方的虚空处,空无一物的地方,却弹出一点血珠。剑光远去,断裂破碎,迸射出数以百计的细微射流,纷射四周,激起一连串的爆炸。光焰交错中,卫臣隐约看到一片模糊的身影在周围的废墟里穿行着,道格拉斯仿佛隐去了身形一般。

  其实不然,那只是道格拉斯的速度快到卫臣无法捕捉,才会产生隐形的错觉。而且将军正用特殊的能力,将高速移动带起的风声,乃至对周围事物的影响降到了最低的程度。可以说如果不使用精确的仪器进行测量,单凭肉眼和记忆,是很难区别将军经过前后环境的细微变化。

  卫臣伸手朝后腰捂去,再看掌心,只有一片淡淡的血迹。将军造成的伤害不高,可能够穿透金焰,震破他的表皮,最后直到攻击才让卫臣惊觉的这份速度,已经足够让他重视道格拉斯。

  他果然比极乐岛时另外两个将军都危险。

  卫臣放低了重心,感知收束在周围三米左右的范围之内,放弃更远的区域,只集中于身边的环境。龙剑指地,由能量聚集的剑锋正嗡嗡颤动,随时准备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远处,金塞尔和伪装者的战斗仍在继续着,可那一切,已经不在卫臣的关注范围内了。

  他现在只关心道格拉斯在哪里。

  此刻,道格拉斯踏着奇异的步伐,正绕着卫臣高速游走。他的两只黑翼尽拢身后,身体与地面几乎平行,两腿高速踏蹬中产生奇异气流,把声音抹消,将烟尘收束于原地。就这样,他绕着卫臣不断转着圈,把卫臣的身姿尽收眼底。

  在他认为时机成熟的一刻,道格拉斯身体稍微偏转了一个方向,卫臣的身影就在他眼中迅速扩大。他抬起手,掌心吐出一股吞吐不定的能量,在半空中便高速形成影刃的模样。那其实是气流和能量混合而成的刀刃,下一刻,这把影刃已经抵在卫臣的腿弯处。就在道格拉斯行将影刃横挥,把卫臣这条腿卸下来时。卫臣的腿稍微崩直了一些,立时产生一股巨大的反震力,把他的影刃稍微弹开了少许。

  尽管只是少许的空间,已经足够卫臣反击了。连头也有回,仅靠受击处传来的触感锁定方向,凭借经验卫臣拧身一剑往后斩去。这一剑由下而上,斜过空间,无论道格拉斯是站是蹲,都躲不过那由能量凝聚而成的金色剑锋。

  废墟之中亮起一抹金色的光线,光线之中又是一颗血珠浮现。在剑光还没有崩裂之前,道格拉斯的身影出现在卫臣的另一侧。这次他不再移动,而是停了下来,有声音从那个异样的头盔里传出:“你的反应真让人惊叹,如果施龙飞他们,大概在第一刀就可以重创,第二刀就可以了结他们了。本来我以为凭借极致的速度,可以创造奇迹,看起来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说着,道格拉斯身后两扇黑翼往前稍拢,从那两扇黑翼的根根长羽中,各吐出了一根黑色短矛。道格拉斯轻握双矛,在他灵活的手指中,双矛旋出一个黑色的圆环,然后被将军提在手里,向卫臣走去。

  卫臣抬手,龙剑指向道格拉斯道:“怎么,不继续吗?我觉得你未必没有机会。”

  道格拉斯在头盔里笑了起来:“你说得没错,应该是有机会的。不过就算是我,维持着那种速度,对我来说负担也不少。我还可以再出四五刀,但有什么用,充其量只是制造一些不痛不痒的伤。如果无法做到一击必杀,那样性价比就太低了。”

  卫臣叹道:“你这说法,听上去就像一个生意人。”

  道格拉斯笑了起来:“你还真是说对了,我寄宿的这副身体,原先就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突然将军身影一阵扭曲起来。

  卫臣手上的龙剑骤然抖出数以百计的金色光华,那蔚若繁星般的点点金光里,立时响起叮叮当当的撞击声。一根漆黑的短矛在其中浮现,接着道格拉斯的身影随之出现,卫臣的剑尖点在将军的矛尖之上,剑尖吐出一道金色剑光,立时把道格拉斯击退。

  将军退出数米,双矛垂下,轻声道:“你的战斗经验很丰富,没想到战斗技巧也这么高明。居然通过敲击我的短矛来找出它的具体位置,本来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年龄,战斗技巧应该更粗糙一些才对。”

  卫臣耸肩说:“没办法,毕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可一早就被你们干掉了啊。”

  道格拉斯点头道:“说得也是,那么接下来,你小心了。”

  话音末落,将军往前踏了一步,仿佛在他身前有一扇空间门般。一步他便出现在卫臣身影,双矛舞出一片密集的矛影,虚虚实实地向卫臣洒了过去。卫臣单手持剑转为双握,龙剑抬起,同样挥出一片金色剑影迎了上去。

  废墟里立刻响起密集的撞击声,黑电金焰相互辉映,望之有若星云,可那份美丽里却藏着致命的能量风暴。在道格拉斯的矛,和卫臣的剑相击的那一刻开始,这片废墟就变成了死地绝域。两人的能量通过剑与矛的碰撞,在互相角力,湮灭对方。能量的碰撞之下形成无形却带有毁灭性的暗流,它们分布在整个废墟之间,一旦有人误入,就是瞬间湮灭的下场!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