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7章搜捕

  骑士是移植了伪装者的器官,从而得到和伪装者相同力量的人类。所以他们和B级的伪装者一样可以将捕食器官武器化,释放弑刃的方式也无比接近。

  B级以上的伪装者也好,DMC的骑士也罢。他们在外形上几乎与人类无异,没有骤变的外形,眼睛的瞳孔也不曾消失,眼白不会转化成猩红色。唯一能够将他们和C级伪装者区分开来的便是弑刃。弑刃是Z细胞的超聚集,弑刃里的Z细胞浓度是C级伪装者体内的十倍甚至百倍。

  也正因为如此,骑士使用弑刃的次数过多,就会造成Z细胞的污染现象。

  至于卫臣和胖子这样的异种,无论在骑士里还是伪装者中都绝对是个异类。首先他们无法将捕食器官武器化,他们所展现的异变更接近于C级的伪装者,属于比较原始的突变姿态。

  其次,他们体内也有Z细胞,但由于没有弑刃这种超聚集的情况出现,因此Z细胞总体而言保留在安全水平。甚至,一些异种的Z细胞处于冬眠状态,即使他们运用异变的次数再频率,也不会造成Z细胞的上升。关于这一点,DMC至今仍末得出结论。

  不过也由于这些原因,异种通常无法达到B级的评定。毕竟能够将个体特性能力化的弑刃,在实战时所具备的战力差异之大,不是只能进行原始突变的异种可以比拟的。

  至于卫臣,他肯定是是异类中的异类。

  性质上是异种,可他的血噬却产生了类似弑刃的“能力”,再加上体内的细胞似乎发生了和Z细胞的融合现象,因此对DMC而言,他简直就像一个刚刚发现的新物种。

  当然,如果DMC发现他的不死身以及捕食伪装者的特性,那卫臣的研究价值将成倍增长。那时候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自由活动,而是会被控制起来了。

  在卫臣和胖子也展现了各自的异化姿态之后,三人算是互相确定了地方的身份。

  “在来的路上我已经考虑过了。”南黎月直接说道:“现在医院里的人员还有一些,如果医生混在他们里面是很难辨认出来的。所以我想得先禁止人员离开,先把医生的行动限制起来。”

  “可就算这样,也很难把他找出来吧,毕竟那家伙还会易容这样的技能。说起来,他才算是真正的伪装者吧。”卫臣道。

  “确实如此,所以还需要一些手段。”

  十分钟后,医院里响起了广播:“我是本次行动的指挥官林江,请停留在医院里的人员到十层的会议室集中,以方便我们核对大家的身份并安排撤离活动。”

  广播重复了三次。

  特别事务组的人员已经从主楼前的指挥车里转移到第十层的安保室,卫臣和南黎月三层也在现场,他们看着屏幕里会议室的画面时,事务组的组长林江走了过来。

  “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人员转移去会议室了。这次考虑到在公共场合的原因,刚好把特效干燥剂带来了。呆会会按照黎月小姐的要求向会议室使用,不过这样真的有用吗?万一那只伪装者不在人群里的话”

  南黎月伸出两根手指:“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过了,伪装者会有两种反应。一是隐藏在人群里伺机脱离医院,那么我们在会议室喷洒干燥剂就会逼他现出原形;二是意识到这是个陷阱,从而采取独立行动。那么在监控器下,他就会无所遁形。毕竟只要是正常人在听到广播之后都会配合行动吧,那么这时独自行动的家伙,就会变得十分可疑。”

  “原来如此,黎月小姐的心思十分慎密。我没有疑问了。”林江点头道。

  “没什么,这就是所谓的经验而已。”

  突然有事务组的队员叫了起来:“十二层有一个监控画面消失了!”

  “又有一个!”

  “第三个了。”

  十二层一个个监控画面正在消失,卫臣看了南黎月一眼道:“那个家伙恐怕识破了我们的计划。”

  南黎月点了点头:“嗯,他的确机警。并且选择在人员还没有完全转移到会议室的时机动手,可以混淆我们的视线。不过也把位置暴露出来,林组长,马上通知武装队伍封锁十二层,我们立刻过去。”

  她又对旁边一个女人招了招手:“你过来。”

  “请问有什么事?”

  “跟你借样东西。”南黎月一把扯下女人的袖管,女人惊呆了。南黎月可没有理她,把袖管撕成了三段,然后分别绑在自己和卫臣三人的手臂上:“我们分头行动,为了避免在确认身份上浪费时间,就用这个做标记吧。”

  毕竟即使只是主楼的一层,空间也不小,如果三人一起行动的话太过浪费时间。做好标记之后,三人立刻了安保室。

  十二层的一条走廊里,医生掷出枚骨刃,把一个监控器破坏。他眯眼道:“狡猾的家伙,想把我逼出来吗,也太小看我了。好了,这样应该差不多了,接下来他们应该会封锁十二层吧,得赶紧离开才行。”

  他往窗口而去,还想像之前那样通过大楼的外墙离开。没想刚一探出头,就见到南黎月从十层的窗户钻了出来,医生连忙缩了回去低骂了声:“该死,不止是两个异种吗?那个女的看上去像是DMC的骑士啊,这可真麻烦。”

  他迅速离开这条走廊,穿过一个大厅,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医生看去,有人从大厅另一边的门口进来,正是卫臣。医生欣喜道:“机会来了。”

  他想了想,抬脚重重朝墙角一压,脚掌响起骨折的声音,立刻变形。

  卫臣提着冲锋枪,朝对讲机说道:“我已经到十二层了,完毕。”

  然后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呻吟声,声音听上去很痛苦。他往大厅走去,就看到一个护士靠在护士台前,右脚脚掌发肿,似乎是扭伤或折断了。卫臣连忙道:“你没事吧?”

  护士抬起头说:“先生,帮帮我。我摔到了脚,现在连走路都困难。你能带我去十层的会议室吗,刚才广播让大家到会议室集合呢。”

  “你稍等,我让人来帮忙。”

  卫臣正要联系林江让他叫人上来,护士突然摔到了地上,卫臣连忙跑过去:“你怎么样?”

  就在他蹲下去的时候,体内突然升起一股热意,同时左手有些不受控制地活动起来。护士伸手道:“你能拉我一把吗?”

  卫臣伸出手去,可捉住护士的时候突然用力把她摔了出去。护士被摔进了护士台里,还没反应过来,卫臣已经抬起冲锋枪扫射,火线扫过护士的双腿,她尖叫着抬手掷出三枚骨刃。卫臣一个低头让开,护士台里,那个护士双脚里的弹头正一个个被肌肉挤了出来,接着骨折的脚掌复位,她。不,应该说他,他爬了起来,伸手抽掉脚上的骨钉以及塞在胸口的填充物。医生冰冷的说:“你是怎么认出来的,我的易容技术应该天衣无缝才对。”

  “没错,老实说我也没想到你竟然可以变成一个女人。可惜,这个家伙对食物非常敏感。”卫臣抬起了左手,五指在一阵无规律地活动之后肌体变形、飞生、重新构建,当形态稳定下来之后,卫臣的左手已经变成了血噬魔爪。

  “食物?”医生讶然道:“我没有听错吧,你说我是食物?这真是太可笑了,我们才是人类的天敌,食物应该是你们才对!”

  “是吗?那搞不好,我就是你们的天敌!”卫臣抬枪就射。

  火线扫过护士台划向医生。

  医生闪出了护士台,双手连挥朝卫臣投射骨刃。

  卫臣抬起血噬横扫,闪烁着金属光泽的五爪将骨刃轻松弹开。

  医生跑向大厅的右侧,选择了和南黎月相反的方向逃窜。

  “我已经发现医生了,快来。”卫臣一边报上自己的位置,一边追向医生。

  两人沿着一条走廊疾奔。

  枪声不断响起,转眼卫臣打空了一个弹匣。他干脆扔掉了冲锋枪,反正以这东西的威力也不足以射杀医生。刚拐过一个弯道,迎面几枚骨刃便钉了过来,卫臣举起血噬一格,挡开了骨刃。医生则钻进了一个卫生间里,卫臣立刻跟了进去。

  卫生间里很安静,医生似乎藏了起来。这里空间有限,也没有窗户,所以能够藏身的就只有那排厕格。卫臣抽出了一把匕首,用血噬推开了第一个厕格的门,里面空空如也。他依次检查过去,转眼到最后一个厕格。厕格的门下边,一只脚迅速缩了回去。卫臣蓦然大喝,血噬五爪摊开用力推了进去,连同厕格的门一起撞到了墙上。

  一道黑影灵巧地上空跃过。

  是医生,他一手按在卫臣的左臂上,另一手手夹骨刃朝卫臣削来。

  卫臣举起匕首格挡。

  医生大笑,背后突然甩出两道黑影,却是他另外两条手臂。一手按着卫臣的头把他向左侧一扳,另一手则捉着个注射器扎在了卫臣的脖子上。

  注射器里的麻醉药一下子全压进了卫臣的体内!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