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妥协

  “这有什么稀奇的啊,基地都快被你们捅穿了,放出我这只杀人蜂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吧。”沐琳吐出一个烟圈,说:“喂,不叫你那边的猴子停手吗?他继续拆下去的话,我可要动手罗。”

  范志鸿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住手吧,高阳。”

  已经轰穿第二层装甲的高阳听到这句话,跳上了地面叫道:“为什么,范老。还差一点就……”

  一只冰凉的小手不知何时轻轻搭在他的脖子处,五指落下的地方刚好是他的大动脉,然后就听到易雪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叫你住手你就乖乖住手好了,范老不会说第二遍的。因为你不听话,那我就会杀了你,以免因为你的关系影响到全局。这样说懂了吧,猴子。”

  易雪晴说完才放开了高阳的脖子,落到地上,警惕地看着那一边正抽着烟的女人。高阳意外地看着这个小女孩,他可是很清楚,如同天使般的小女孩只是一件掩人耳目的“外衣”罢了,实际上藏在那可爱外表下的,是一头凶猛狂暴的野兽。但现在,这头野兽似乎有些忌惮,甚至是害怕那个女人,这就让高阳有些不理解了。

  她刚才的威胁听上去很可怕,可这正代表易雪晴对那个女人很在意,否则的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的话,这和她平时的作风相差太远了。

  “别这么看我,想要我把你那双眼睛挖下来吗?”易雪晴喃喃道:“没错,我在害怕。那有什么奇怪的,如果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现在只怕已经吓尿了。”

  “那个……那个是谁?”

  “以后你会知道的。”易雪晴哼了声:“你只要知道,她和三年前的大变有关就对了。”

  高阳突然心脏重重一跳。

  三年前的那场大变,无论是对于伪装者还是DMC都绝对是场灾难。也是因为那场灾难,他高阳和王德海这些人才有机会成为范志鸿的干事。原因很简单,因为前干事都死在那场大变里。除了易雪晴和秦惊鸣这样的“老人”外,他高阳和其它干事都是新人,否则也不会这么拼命上位。

  如果那个女人和三年前那场大变有关,那她就绝对不简单了。可惜当时高阳离范志鸿的核心圈子还太远,并不知道大变的真相。当上干事之后,又忙着争功上位,也没有去过问。直到现在从易雪晴的口中提起,他才突然觉得自己知道的实在太少了。

  “那么,您准备怎么做?”范志鸿摇起了纸扇,笑眯眯地说:“要和我们开战吗?”

  沐琳直接让开了通道,抽着烟说:“我还没闲得发慌,所以你看,要是你们立刻滚出去的话,那样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老人旁边一名干事立刻站了出来吼道:“放肆,谁给你胆子对范老指手划脚……”

  话没说完,脑袋突然飞了起来。

  高阳朝旁边看了眼,身体轻轻一震。易雪晴已经不在身边了,小女孩出现在那具无头尸体后面,伸出一根指头推倒尸体,看了范志鸿一眼,把手上的脑袋丢掉,默默走回到老人身边。老人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微笑道:“让你见笑了,我接受你的提议,我们立刻离开。”

  “那我就不送了。”沐琳打了个哈欠道。

  “走吧。”范志鸿收起纸扇,第一人往大厅出口走去。后面的干事和一票干部,都默默地跟在老人身后。高阳咬咬牙,连忙跟上。在经过沐琳身边时,忍不住朝她多看了眼。横竖这个女人都不像什么狠角色,可让范志鸿二话不说就接受她的提议,高阳再蠢也知道那不是自己招惹得起的人。连忙低下头,快步跟上前面的人。

  等这些人走后,沐琳才看向大厅一个监控器道:“活干完了,记得兑现你的承诺,部长先生。”

  指挥大厅里,韩树这才坐了下来,疲惫地说道:“统计损失吧。”

  ———————————————

  回到基地的时候,卫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基地里一片狼籍,到处都有战斗的痕迹,那墙面上遍布的弹孔、地面上正在清洗的血迹,这一切都表明了基地刚经历过一场激烈战斗的事实。特别是一具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不断从自己身边被运走,更可想像这场战斗的惨烈。

  “橙子,你说这是怎么了?”胖子声音发颤:“难道基地也给伪装者入侵了,这样的话,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卫臣拍拍他的肩膀道:“镇定点,基地不是没事。DMC肯定有几张王牌,要不然也不能和伪装者对抗这么久。”

  这时基地里响起了广播,让回来的雏鸟学员到训练大厅报到。卫臣看了南黎月一眼,少女挥手道:“去吧去吧,记住,别说多余的话。”

  卫臣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点了点头,便和胖子搭电梯前往训练大厅。

  走进大厅里,看到零零散散没多少人,卫臣心中一重。这次雏鸟计划的学员分散到四个实战区进行演习,所有实战区都遭到了伪装者的攻击。安全返回的不到全员的一半,可见损失有多惨重。有的队伍甚至全灭,而哪怕幸存下来的,也往往十不余三。

  “队长!”

  一道人影撞进卫臣的视线,分析员孙丽带着两道泪痕抱住卫臣,哭着说:“都死了,洛宾、杨涛、陈刚他们都死了。”

  胖子听得鼻子一酸,转过头去。卫臣叹了一声,拍拍女孩的肩膀道:“可至少我们还活着,活着就还有希望,我们还有希望替他们报仇!”

  “说得没错。”一个略微嘶哑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卫臣几人连忙转过身,原来是总教官程傲君。她的样子有些疲惫,左手还打着绷带,一付刚下战场的模样。

  “教官,你这是……”卫臣说道。

  “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程傲君若无其事地说,然后穿过了人群,来到了高台上。她拿起话筒,看着下面的人说:“很高兴还能看到你们,你们还活着,很好。”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