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1章狂怒

  毒蛇眼神阴毒,就像一条真正的毒蛇般,此刻盯着卫臣的眼神如同在盯着一头猎物。他冲至卫臣身边突然止步,伸脚一扫,从地面扫起一蓬沙尘。卫臣措不及防,被沙尘飘进眼中,不由闭上双眼。毒蛇趁这个机会扑上去朝卫臣小腹就是一拳,可拳头砸中卫臣的腹部时,毒蛇清楚感受到卫臣的肌肉先是一收,充分吸收了自己的拳力,然后再微微一弹,让拳头滑往一边,这样卫臣看似被自己痛揍了一拳,可实际受到的伤害十不余三。毒蛇心中一惊,想这卫臣战斗经验明显还不够老练,可身体素质却不是一般的好。想归想,他可没有留情,双拳挥使如同,拳头像机关枪般不断砸在卫臣的小腹上。

  卫臣被他打打连连后退,眼睛里进了沙子一时睁不开,他就干脆闭上眼睛,专心感受毒蛇的动作。毒蛇的拳头虽然不重,可这么一连串快拳打下来卫臣也颇不好受,不过毒蛇显然也无法这么持续高强度的动作。片刻之后,他挥拳的速度便缓了几分。卫臣已经大致知道他的位置,趁着他拳速一缓,当既沉腰坐马,一个铁山靠贴身撞上去。肩头正好磕在毒蛇的鼻子上,这一磕顿时叫他眼冒金星。整个人更是被卫臣撞飞三米,摔到地上滚了两滚,吃了一口沙的毒蛇才爬起来。他往自己鼻间一抹,手上全是血。

  “你找死……”毒蛇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另一边,卫臣在自己眼边抹了几把,再让风一吹,眼睛里的沙子基本没有了。他重新张开眼,虽然眼红红的,却已经恢复视线。他看到毒蛇鼻子流血,便道:“到此为止吧,今天算打成平手。”

  “休想!”毒蛇再次冲上,右手探后,在卫臣看不到的角度处五指张开,有血色萤光点点飘逸。

  后头坐在水泥管上的胡子看到,顿时变色,站起来大吼道:“毒蛇你这个混蛋,住手!”

  毒蛇没有住手,反而出手。一出手两把柳叶似的刀刃飞了出去,那是他的弑刃。这两把柳叶刀轻薄无比,再加上毒蛇特殊的投掷手法,几乎是像风一般一闪既至。卫臣只来得及抬手护住头脸,便感双臂一凉,然后丝丝刺痛传来,原来两手都给柳刃钉到。这时毒蛇趁机贴近,他高高跃起,右手间还拈着一把柳刃,便要朝卫臣的眉心掷出。

  卫臣瞳孔微缩,一股怒意油然而生,倾刻间怒火充斥全身。左手猛然鼓涨,血肉飞舞间不断重新组合。毒蛇还没来得及掷出柳刃,便已经让卫臣的血噬重重捉住。血噬魔爪大如桌面,五爪合拢,毒蛇仅露出个脑袋来。卫臣恨他竟然出杀手,生生把他的右手压断。然后五爪慢慢紧拢,那锋利的长爪已经陷进毒蛇的皮肤,切开他后背的肌肉。只要再让卫臣收紧一些,那毒蛇的脊柱就会给强行握断。

  “住手!”

  “别这么做!”

  “卫臣!”

  同时几道惊呼响起。

  第一道惊呼是胡子发出的,他直接从水泥管上跳了下来,再跑到场间。第二道惊呼则是吴非,他分开人群,来到卫臣身边。第三道惊呼却是南黎月叫出来的,她想上前,可看到胡子和吴非,便站在了原地,然后道:“放开他,卫臣,和他这种人犯不着这么做。”

  卫臣喘着粗气,脑海中血噬不断在怒吼着。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卫臣大叫一声,终究理性压过了血噬的声音。他松开五根利爪,但右拳狠狠抡了过去,砸在毒蛇的脸侧,把他痛轰在了地上,这才退后两步,收回魔爪。卫臣吐了口痰,轻声道:“你该庆幸,今天我没把铁拳带在身上。”

  如果戴在铁拳的话,这一下毒蛇的脑袋早成浆糊了。

  看了吴非一眼,卫臣转身离开。他真切地感受到众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种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怪物,那些目光仿佛要叫他无处可躲。就在他的情绪要失控的时候,手臂轻轻被谁揽住。卫臣低头,就看到了南黎月。女孩揽着他的胳膊没有说话,但卫臣的情绪却渐渐平复了下来。

  身后蓦然传来毒蛇的尖叫“我要杀了你”,断了一条手臂的男人尖叫着爬起来,就要向卫臣冲去。吴非刚皱眉,胡子已经一脚绊倒他,然后重重踩在他的背上,让他不得动弹。吴非轻咳一声道:“你竟然对自己的同僚使用了弑刃,王秋明。根据守则第78条,现在罚你关禁闭一个月,克扣所有奖金,即刻执行!”

  “我不服!我不服!呜呜……”本名叫王秋明的男人大叫着,旁边胡子撕下条袖管直接塞进他嘴巴里。把他架了起来,又给了他肚子一拳,让毒蛇痛得再说不出话来。

  看着毒蛇被胡子架走,吴非轻叹了声。王梦霜走了过来,轻声道:“都叫你阻止他们的了。”

  吴非苦笑了声,他的本意是希望骑士和异种之间的矛盾能够通过卫臣两人释放少许。可没想到毒蛇会做出那么过激的行为,竟然使用了弑刃,还打算至卫臣于死地。他已经决定回去后把这件事报告上去,毒蛇必须受到更大的惩罚,否则难以服众,也会给其它骑士带来恶劣的影响。

  这个下午,卫臣在医疗营帐里输液。皮外伤倒是没什么,但毒蛇的弑刃在破皮之后会释放毒素,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可是会致死的。整整一个下午,南黎月坐在旁边守着他。直到输液完了之后,她才站起来说了句“对不起”。

  卫臣摇头:“又不关你的事。”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因我而起。不过我想说的是,不是所有的骑士都像毒蛇那样,像他那样脑袋坏掉的家伙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我知道。”卫臣点头:“骑士里也有你,有韩习那样的,所以我不会往心里去。”

  可是通过今天这件事,对其它异种必然会造成影响,那就不在卫臣的控制范围内了。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