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5章巢

  跳下军舰,岛上的海风吹得贝塔莎的发丝急扬。她眯了眯眼,然后钻进已经一早等候在旁的黑色房车里。房车上有一个标志,那是头黑色的猛禽,这是黑隼的标志。

  岛是伊夫岛,在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中,基督山伯爵被关押的地方便是伊夫岛上的伊夫堡。

  在第一次冲击之前,这里曾经是马赛的旅游名胜,当然,现在已经对外关闭,只有一部分特殊的人才能够到岛上来。今天之前,贝塔莎也无权上岛,因为这里是黑隼的专用基地,被称为“巢”的所在。

  这座基地在马赛军方是不存在的,法国政府不承认这座基地的存在,它只会出现在某些人的绝密档案里面。

  在夜枭的总部拿到授权之后,贝塔莎便搭乘专用的军舰来到伊夫岛。眼下这辆车会把她送往伊夫堡。在那座古老的城堡里,她将抵达水下百米处的海中基地,那就是黑隼的巢。

  看着窗外,阳光下小岛风光明媚,不时会听到海鸥的叫声,仿佛时光仍停留在昔日的美好时代里。

  贝塔莎不知是否被阳光耀花了眼,仿佛看到一个花季少女,在阳光遍地的沙滩上欢笑着,追逐着。她摇了摇头,把精神集中到此刻,而把那个少女重新埋藏到心底深处。

  现在她不需要那个少女,她需要的是贝塔莎,一个冷静到近乎无情的指挥官。

  仅此而已。

  车子在城堡的大门前停下,大门上爬满了绿藤,两名穿着燕尾服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替贝塔莎拉开了大门。

  从这里开始就要步行,第一次来到此地的贝塔莎表面没有什么,内心却保持着警戒。她现在踏入的是不存在于正式记录里的地方,也就是说,如果她在这里失踪了,不会有人追查。

  而这里是黑隼的巢,所以这里什么都可能发生。

  在穿过一个小广场后,贝塔莎看到了个男人。

  他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城堡的管家,不过来时贝塔莎知道他的身份。

  文斯上校,巢的主管。

  “很高兴见到你,贝塔莎女士。”上校走上前,微笑说:“在我管理着这座城堡以来,诸多访客里,当以你的年纪最年轻了,前途无量的小姐,我能够为你做点什么呢?”

  贝塔莎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打开,里面有张电子授权书。她递给穿得像管家的上校:“请过目,我受审判所之托,出任特殊事件X89的指挥官,出于任务需要,我需要黑隼配合。”

  上校看过电子邮件,发送了确认密码,点头说:“没问题,现在能够出动,并且可以正常使用的黑隼有十二个。你可以在这里挑五个,呆会你将看到他们的资料。”

  “我以为可以和他们面谈。”

  “当然可以,不过现在巢里有一件事情需要先行处理。在处理好之前,你可以先看看他们的资料。”

  “什么事情优先度高于我要处理的特殊事件?”

  他们已经走进城堡,上校停了下来,说:“是清理事件,女士。或许你听说过,巢的清理事件,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贝塔莎点了点头。

  她当然听说过。

  所谓巢的清理事件,指的是那些不受控制的黑隼,需要被处理掉。

  在吉尔斯带来某种技术之后,使得黑隼不再是理论上的文字,而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战斗力。

  可同时,黑隼远比夜枭拥有各种不确定性。其中一条,就是失却理性。这时的黑隼已经不再是战力,而是隐患。

  隐患就要被处理掉,而负责处理的,就是吉尔斯男爵。

  他称之为售后服务。

  黑隼简单来说,就是能够进化的异种,这点当初黑隼的创始人提出的时候,被斥之为无稽之谈。

  毕竟谁都知道,异种难以突破限制,他们和骑士与伪装者不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属于失败品。

  失败品几乎不具备成长性,当然,也有某些特例。

  在以往DMC的记录里,不乏有过异种堕落,捕食人类从而突破现状的个例。但就连DMC也认为,那并非进化,而是第二次突变罢了。

  所谓进化,既突破现有的限制,让低评级的异种出现高评级的标志。

  例如原先只是评定B的异种,能够发展出力场来,这才是进化。

  黑隼就是这样的产物。

  他们是一群拥有高评级标志的怪物。

  谁也不知道吉尔斯是如何办到的,可黑隼就是产生了,而且成为法国人手中的秘密武器。

  黑隼在第一次冲击后出现过,那是一年前。

  当时马赛遇到大量的新型袭击,防线被层层突破,夜枭从审判所取得授权,释放了全部黑隼,一举击退了新型的围城。

  不过那次战斗,也让三十七只黑隼,锐减不到二十只。

  可也因此,使其它五只产生了更进一步的进化。

  现在那五只黑隼就在巢的最底处,和DMC一样采取冷藏的方式保存他们,在需要的时候才会释放这些兵器。

  贝塔莎简单地计算了下,有十二只正常的黑隼,五只冷藏,也就是说,有两三只黑隼失去了理性,需要被处理。

  他们搭乘电梯抵达基地,电梯门打开,通道是黑色的,两边嵌入式的照明让巢的环境看上去压抑,阴森。跟着上校沿着通道而行,几乎没看到什么基地成员的出没。

  通道很安静,他们的脚步声被无限扩大。

  不时从通风口里可以听到某种呼啸,就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某种叫声。

  贝塔莎给带到一个房间,房间同样是黑色的,她皱了下眉头。

  “第一次来这里的人都很不适应。”文斯上校指了指头顶,“所以平日里没有需要,我都会呆在城堡里。但没办法,黑隼需要安静,昏暗的环境。它们是诞生于黑暗的怪物,只有在黑暗里,它们才能够保持自我。”

  “它们?”

  “难道你认为那些东西还能算是人类吗?”文斯摇头,“不,它和你们夜枭不一样。它们不懂得生活,它们不会爱上某一个人,它们没有所谓的兴趣。小姐,它们是兵器,没有爱,不懂恨,只知道杀戮的兵器。”

  “而巢,只是它们的存放仓库罢了。”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