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6章怪物

  在贝塔莎进入巢的同时,又一艘军舰停靠在伊夫岛的码头上。有人从军舰甲板上走下来,不时整理着自己的领结,并朝来迎接他的一名女下士微笑说:“下午好,女士。”

  “下午好,吉尔斯爵士。”女下士侧过身,后面一辆汽车的车门早已打开。

  吉尔斯拈了拈他那蓝色的胡子,钻进了汽车里。女下士坐到他身边,汽车开始离开码头,下士则把一个平板电脑递给男爵:“这是4号和28号的情况。”

  “看上去情况不妙。”

  “当然,不然的话,也无需劳动您。”

  “使用时间还是太短了啊,这才一年多,就已经突破了临界值,真伤脑筋。”

  “爵士,那另外十二只,是否也……”

  “那是必然的,女士。”吉尔斯摊手说:“毕竟这是非正常手段,使用期限短正是缺陷之一。所以你们,应该尽快准备一批雏鸟了。”

  下士默然。

  一样从城堡抵达海中基地,只是吉尔斯两人所行走的路线和贝塔莎不一样。他们最后停在一扇大门前,吉尔斯微笑说:“那么,需要处理的家伙在里面了?”

  “是的,爵士,需要我做什么吗?”

  “不用,你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等我,呆会或许可以陪我在城堡里喝喝咖啡。”

  “我乐意之至。”

  吉尔斯转过身,伸手在大门上的掌纹机按了下,大门信号灯由红转绿,嗖一声打了开来。

  里面是一条深长的走道,尽头又是另一扇大门。

  走道两边有激光切割器,上面十二对摄像头会从多个角度观察经过的人,并且分析他们的行走姿势。一旦和档案里的记录对不上,激光切割器就会启动,然后这里就会变成屠宰场。

  这除了防范入侵者后,更多的,是防止失控的黑隼逃离基地。

  显然吉尔斯的记录在电脑档案里,他悠闲地来到尽头处,这次需要通过虹膜、掌纹、人脸辩识等多道程序,才打开了大门。

  大门是一个漆黑的世界,从里面吹来的风可以感觉到,那是个很大的空间。

  在这个黑色的空间里,仅有的几个微弱光源,便是全部照明。

  对于普通人类而言,这几点微光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可在吉尔斯眼中,他看清了里面所有事物。

  那是个被布置成如同大型洞穴般的空间。

  之所以要这样布置,那是因为,这对于黑隼来说是宜居条件。

  不过纵使是为了安置黑隼,这样的空间仍显得太大了一些。

  所以这里,其实是黑隼的坟墓。

  是它们的终点。

  吉尔斯走进黑隼的坟墓里,后面的门便自动合上。他沿着一条楼梯来到底部,站在一片空旷且潮湿的地面上。

  他哼着歌,将拐杖靠在旁边一块大石边,然后解开领结,脱下上衣,扯下手套。把一切都叠得整整齐齐,然后放在这块还算干爽的大石上。

  深深吸了口气,吉尔斯摊手说:“孩子们,我来了,快出来吧。”

  “让我们快点把活干完,我还要到上面跟一个美丽的下士喝喝咖啡。如果还有时间,我还可以跟她聊聊人生理想什么的。”

  “所以,快出来吧。”

  说完,这个巨大的洞穴空间里就响起了一声尖啸。

  吉尔斯循声看去,借着那几点微弱的光芒,他看到有东西从洞穴上方一片凹凸不平的岩层上爬出来。

  勉强可以称之为人型,但绝对不会有人管这东西叫人类。

  它扭头朝吉尔斯看来。

  左半边脸还可以看得出那是个女人,但右半边脸却骨骼扭曲、变形,表面长满了长长短短的毛,一颗黑中带红的眼珠滚动着。

  看上去就像把人和某种动物的头强行缝在了一起。

  它一条手臂还大致保持着人手的样子,只是表面长满了刺。

  另一边看不到人手,却看到两条爬行动物的足肢。

  它长着一片破破烂烂的翅膀,两条腿像蜥蜴,但没皮,像撕裂者那样直接可以看到肌肉组织。

  这样一只东西,就挂在洞穴的岩层上,那半边女人脸上的眼睛突然翻开,可里面没有眼睛,却伸出了两条带刺的触手来。

  那已经不是眼睛,而是一个小小的口器。

  “混乱、丑陋、非人,也不是伪装者。”吉尔斯摇头道,“真可怜,你们只是为了满足人类的野心而诞生的怪物。”

  “不过,那关我什么事。”

  吉尔斯朝那挂在上面的怪物叫道:“嘿,我听说还有另外一只,它在哪?”

  突然地动山摇起来。

  远处一块巨岩突然炸开,有道小山高的身影出现在尘嚣之中。比起洞穴上面的家伙来,它更像一个人。或者说,一个胖子。

  身体是层层叠叠的赘肉,肉层中伸出了黑色的软刺,看上去像巨型的海胆。

  它的头很细,脑袋上长满了眼珠和口器。

  它有两条粗壮的手臂,类人,只是遍布鳞片,手掌只有三趾,长有黑色的勾爪。

  “胖子”的胸口翻起一颗独眼,肚子上有张大嘴。

  它的腿很短,也很粗,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

  但它有四条腿。

  “嗯,看起来你需要减肥了。”吉尔斯朝两只怪物抬手道,“快过来吧,孩子们,到你们的父亲这里来。”

  “你们生之我手,也需死之我手。”

  然后那个“胖子”摇摇晃晃地奔跑起来,洞穴上面那只怪物则直接扑了下来,两只怪物扑向了吉尔斯。

  站在激光通道外,女下士突然听到了一些细碎、诡异的声音。这些声音从通风口里传出来,有点像风声,也有点像某种惨叫。总之,这些声音让她不寒而粟。

  十分钟后,门打了开来,吉尔斯像进去时那样,干干净净地走了出来。

  嗯,或许不是那么干净,女下士在他的鞋子上看到一片组织。

  吉尔斯“噢”了声,拿出一条手帕,把鞋子擦干净说:“它们是两个顽皮的孩子,稍微浪费了一点时间,不过已经处理干净了。”

  “接下来,陪我到上面晒晒阳光?”

  女下士微笑说:“这是我的荣幸。”

  与之同时,两份人事档案正在被删除。其中一个是女人,照片里,她正微笑着,蓝色的眼睛仿佛大海的颜色。另一个是个男人,他有着深刻的轮廓,坚毅的眼神,双唇紧抿,表情严肃。

  在两年前,他们还不是怪物。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