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2章晚餐

  已经是傍晚。

  巨大的火球挂在西面的天空,把海面染出了一片火红。那片耀眼的红光里,海浪波波被送到这个无名小岛的沙滩边上,不时卷上沙滩,又迅速退去。

  沙滩上升起了一团篝火,凯特森和卫臣两人到旁边的林子里拉来了许多芭蕉叶和树枝,把它们扔进火里,火焰便燃烧得更加欢快了。

  卫臣拿起一片着火的芭蕉叶用力一扬,便洒下了万点火星,在沙滩上飘零而下。

  他哈哈大笑看向南黎月:“漂亮吗,像不像烟花?”

  被火光照得小脸通红的女孩用力地点点头。

  “想不想看更多一些?”卫臣干脆拿起两片烧着的芭蕉叶,在沙滩上来回奔走着,挥动着,抖下无数的火星飘荡在沙滩之上。

  “幼稚。”胡小九翻了个白眼。

  凯特森看着她道:“你这是嫉妒。”

  胡小九当下跳了起来叫道:“什么,你说我嫉妒?我嫉妒什么了,难道嫉妒这个傻子吗?”

  凯特森耸耸肩,说:“我可什么也没讲。”

  “哼,你也是笨蛋!”胡小九抬起长腿朝凯特森踢了几把沙子,然后气乎乎地跑回帐篷里去。

  芭蕉叶烧完了,卫臣满头大汗地回到南黎月旁边坐下,后者拿着几张纸币替他擦着汗。卫臣奇怪地朝胡小九的帐篷看了眼说:“她干嘛?”

  “没什么,不小心踩到她尾巴而已。”凯特森笑道,然后朝海边努努嘴:“瞧,男爵先生来了。”

  在船上忙活了一天的吉尔斯下了船,身后跟着一队水手,他们抬着桌椅,推着餐车,很快在沙滩附近布置起来。

  几张桌椅拼凑在了一起,又摆上了酒和食物,吉尔斯挥挥手让水手回船上去,只有管家留了下来。

  男爵微笑拍掌道:“各位,可以用晚餐了。”

  远处的安洁丽娜淡淡道:“麻烦给我送一份过来,如果是人类的食物,那就免了。”

  吉尔斯朝卫臣几人摊摊手,对管家小声说了几句。后者回到船上,没过多久独自拿着一个银盘走向安洁丽娜那边。

  凯特森小声说:“那该不会是……”

  卫臣摇头道:“别管了,走,吃东西去。”

  又回头朝帐篷叫道:“小九,吃饭了。”

  “我不饿,我不吃!”

  “真不吃,看上去还挺丰富的。嗯,有牛排,鱼子酱,烤羊蹄子肉,这水果沙律看上去也不错的样子……”卫臣故意大声地说道。

  帐篷里胡小九捂着耳朵钻了出来:“行行行,别说了,我吃还不成吗,非要把人家的蚀虫勾引出来。”

  “我这是为你好,你看你就整一个发育不良的样子,小姑娘要多吃点,特别是那里,得长长肉了。”卫臣看着她那平坦的胸脯摇头叹气。

  胡小九的脸顿时泛起了红潮,咬牙切齿地叫道:“姓卫的,你找死!”

  卫臣哈哈一笑。

  众人入席,管家替每人倒上一杯红酒,吉尔斯说:“夜晚凉,再加上海边潮湿,喝点酒对你们有好处。”

  他举杯,纵使因为双方是不同种族,可卫臣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个男爵的风度极好。至少在没有完全撕破脸皮之前,看上去可以愉快地相处一段时间。

  胡小九看向吉尔斯盘子里的食物,那是几片血淋淋的肉,不由皱眉说:“男爵大人,你该不会当着我们的面进食吧?”

  吉尔斯笑道:“胡小姐请放心,毕竟你们是客人,我得照顾你们的感受。这些只是牛肉,当然,只有三成熟。如果你不信,可以尝尝。”

  胡小九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了,我是吃不惯生肉。”

  “你们东方人的习惯确实和我们有些区别,所以各位的食物,至少都有七成熟,请放心食用。”

  卫臣拿起刀叉,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段时间一直在海上,船晃得我什么胃口都没有。今天难道在陆地上,可要大吃一顿。”

  “应该的,大家就好好享受今晚的愉快时光。明天早上,我们就可以启航了。”

  吉尔斯又对胡小九道:“当然,今晚还得让胡小姐描绘一部分海图给我,否则明天我还不知道要把船开往何处。”

  “好说好说,等我吃完了东西就去画。”胡小九切下一片烤羊蹄子肉,放到嘴里细嚼,边吃边点头道:“没想到你们可以把我们的食物做得这么好。”

  吉尔斯微笑说,“那是本人的习惯,我一直在学习怎么当个人类呢,所以厨师里面,也有真正来自人类世界的大厨,他们做出来的菜包管满意。”

  “你真是个怪人。”胡小九口没遮拦地说。

  吉尔斯却不以为意,笑说:“的确如此,看,就连我的同伴也难以认同我呢。”

  胡小九向那边的安洁丽娜看去,正好看到她把一小块血淋淋的肉放进嘴中,当下转过身来说:“真怕她会不会突然把我吃了。”

  “这你可以放心,至少在抵达那座岛之前,我会保证各位的安全。”吉尔斯伸手往前面一个盘子指去,“来,尝尝这个,这是专门从日本空运过来的和牛,肉质鲜美之极。”

  卫臣试了一块,果然不错。他暂时放下餐具,看向吉尔斯道:“男爵介意我问个问题吗?”

  “但说无妨。”

  “男爵你是暴食种?”

  吉尔斯点点头,“是的,我是暴食种。很少见吧,毕竟暴食种在我们当中就已经算是比较稀少的类型,在我们的种类里,武装种,盾甲种、迅疾种和野蛮种是最多的。”

  “其次就是神秘种和我们暴食种,而在暴食种里面,可以进化到我这样的就更少了,也难怪卫先生会好奇。”

  卫臣摇头:“我倒不是好奇这个,只是有件事想跟男爵请教。吉尔斯先生,暴食种以恢复速度闻名,那么暴食种,是否也可以死而复生?”

  “复活?”吉尔斯脸上的表情一滞,断然摇头:“那不可能,我在很久以前虽然被称为不死的魔狼。但我也并非真的不死,当然,具体情形恕我不能告诉你。”

  “但我可以肯定,暴食种也会死,只是比起其它种类,我们更加难以被杀死就是了。”

  “如果说暴食种能够复活的,那也就只有它了……”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