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0章惊人消息

  金塞尔抬起头,深渊巨嘴已经近在眼前,她可以清楚看到混沌嘴里的每颗巢牙。那最小的一颗,也比她的人大!

  “来吧,来吧!”金塞尔疯狂地叫着,“谁也不能阻止我,我要吃光所有一切,我要全世界都成为我的食物。我……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

  “我要力量!我要食物!我要支配一切!”

  她全身鳞片突然微微张开,然后一股热烟从全身喷了出来。金塞尔的头发飘了起来,用力一蹬,整个人冲天而起让混沌咬了个空。

  落到混沌的大头之上,她抬臂,双拳抱拢,一道道黑色的电光大双拳间绽放。

  以擂鼓之姿轰下重拳。

  天地间响起大音。

  海面骤然下沉,岛屿周围的海水出现退潮现象。片刻之后,以更汹涌的姿态围拢而来。海水呼啸形成高墙,撞击在岛的四周,形成一圈水幕。

  混沌身体一沉,无数短足乱刨,踩出圈圈紫色波纹,却仍给金塞尔这一拳砸得朝海上堕去。

  当卫臣回过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长虫堕入海中,砸起一条水柱。

  混浊朝海里潜游,金塞尔紧紧捉住它的身体,两者往深沉的海底潜去,如同要共赴地狱!

  天渐渐亮了。

  在晨光升起的时候,一艘军舰缓缓朝木筏开来。等离得近了,拜伦在甲板上喊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跟他们在一起!”

  “说来话长,先让我们上去,我都快给这木筏晃吐了。”

  拜伦眯了眯眼,没见到贝塔莎的身影,叫道:“我们的指挥官呢?”

  “死了。”路德咧嘴笑了起来,“让金塞尔那疯子杀了,我们现在自由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啊。”

  可对于军舰上其它人来说却不是什么好消息,特别是那个船长。他看到上面的卫臣等人,叫道:“不能让他们上船,拜伦先生,他们是敌人。”

  “我们……”

  话音末落,突然船长的脑袋上多了个弹孔。拜伦慢条斯理地放下持枪的手臂:“啰嗦死了,现在这条船我们说了算。那个女人既然死了,那我们就不用再听谁的命令了,连这都不懂,你这种垃圾活着有什么用。”

  木筏最终飘到军舰旁边,甲板上垂下绳梯,众人上船。卫臣来到甲板,看到一个个脸色难看的法国水兵,至于拜伦,他正命令着士兵开船。

  不管如何,他们终于可以离开了。

  卫臣站在甲板,看了看那远处的海岛。神秘岛已经不再神秘,保护它的风暴圈已经消失了,而且海岛几乎半毁,搞不好还会沉进海里。

  可用不了多久,无论人类国家还是伪装者,他们都会来到这个地方。这里藏着伪装者起源的秘密,混沌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了,这里还有被挖掘的价值。

  那时候,这片海域恐怕会成为一片战场吧。

  但最大的收获,却已经在卫臣的胸膛里。卫臣可以感受到暴食之心的有力跳动,拥有这颗心脏,他将得到更加巨大的力量。可最关键的,是得悉了伪装者的一些秘密。

  例如它们是地外生物。

  例如原生种。

  它们显然不只混沌和蚩尤,只可惜沙亚迦没说清楚,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原生种。

  不过让卫臣最在意的还不是原生种,而是觉醒者,沙亚迦口中那些能够匹敌,甚至击败原生种的超级人类。他们被称为黄帝、上帝,他们成就了如今的神话。

  这颗星球上,到底还有没有觉醒者?

  旅程是漫长的,却也寂寞。拜伦和路德已经控制了这条军舰,再加上立场已经不同,卫臣他们在军舰上过得还不错。凯特森和胡小九两个活宝每天斗嘴乐此不疲,让旅程平添了许多乐趣。

  卫臣身边则多了个少女贞德,她对卫臣的依赖性犹在当初刚恢复人性的南黎月之上。几乎每天晚上,她都得抱着卫臣睡觉,只有倾听着卫臣的心跳声,少女似乎才能进入甜美的梦乡。

  这让南黎月一直杀气弥漫,卫臣也大感头痛。

  可现在少女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根本讲不通道理,卫臣也拿她没有办法。

  凯特森倒是羡慕得要命,毕竟贞德的情商只是小孩子,可身材却是发育良好的少女。这点总让凯特森拿来奚落胡小九,后者恨不得一把火烧死他。

  就这样,漫长的海上旅程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了陆地。按照最初的想法,军般在拜伦两人的要求上开到加来市。卫臣打算在这里下船,再找条船或其它方法返回中国。

  可当他们看到加来市的时候着实吓了跳,加来市的港口居然停泊了诸多船只,其中甚至有两条军艇。

  “这是怎么回事,没听说法国政府打算重建加来啊。”拜伦放下望远镜,递给了旁边的卫臣。

  卫臣举起望远镜看去,码头上有人头攒动,一些车辆正从船上装卸材料,然后开走,看上去真像是要重建城市的样子。最明显的是距离港口不远处搭建起了一道围墙,墙体用混凝土浇灌,墙上还搭着脚手架,有工人正在焊接着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

  中午时分,军舰停泊在了港口。舰上的士兵在拜伦的威胁下留在了船上,以便随时可以开船离开。路德和卫臣等人则下船打听消息,同时给军舰补充燃料,看这样子加来市显得极不寻常,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然准备充足好一些。

  “喂,你们也是从马塞过来的吗?”

  卫臣等人刚下船,就有人叫道,一队士兵小跑了过来,为首的男人穿着法国军装,看肩章似乎是海军少校。他们快步走到跟前道:“你们是哪支编队的?”

  “我们是夜枭,刚执行任务回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加来会大兴土木,我没听说加来要重建的消息啊。”路德道。

  那海军少校看了他一眼,吃惊地说:“你们是夜枭成员,看样子你们去执行海上任务了?这就难怪了,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吧。马塞完了,整座城市都完了,你们夜枭死了不少人,现在已经不成编制了。”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