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2章指责

  重新回到决案会的大厅里,一推门,马玲就能够感觉到大厅里沉重的气氛。空气仿佛水泥一般,迟凝不动,哪怕左侧有落地窗被卫臣撞破,有风从窗外灌进,却丝毫不改那种沉闷的感觉。

  马玲眯了眯眼,非但所有委员在场,站在肖副委员长身边的,还有韩烈以及黑犬一名队长。马玲记得那名队长叫邹森,正是负责机场拦截的指挥官。

  他们为什么在这里?

  一走进厅里,大厅中十来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到了马玲的身上。韩烈眼中更是毫不掩饰地燃起火焰,嘴角挂着的笑容充满了轻蔑的味道。

  马玲抬手,指着韩烈叫道:“韩队长,你在这里就太好了,省了我很多功夫。请韩队长告诉我,为什么要拦下黑犬,难道他们没告诉你,他们在执行任务吗?如果他们已经知会韩队长,那么韩队长的所为,就是包庇逃犯!甚至,我认为你和卫臣是一伙的!”

  肖栋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其它委员脸色也有些不自然,甚至那几个因为张将军而站在马玲这边的委员,也垂下头去。看到这种情况,马玲顿觉有异,委员们的反应太奇怪了。

  哪怕她这种先声夺人的手段有些不妥,他们也不应该有这种反应才对。

  韩烈冷笑了起来:“包庇逃犯?哇,好大的罪名啊,马部长这是欲盖弥彰吗?”

  马玲皱眉:“你什么意思?”

  韩烈干脆鼓起了手掌:“马部长,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太浪费了,都这时候,还装糊涂?”

  马玲看向邹森,后者垂下脑袋去,不敢直视她的目光。她就愈发不解了,这时肖栋干咳了一声,道:“马部长,韩队长向我报告,指出你命人攻击韩部长,且有故意杀伤韩部长之嫌,可有此事?”

  马玲脸色一变,这个指责可不轻,当下叫道:“绝无此事,我给邹队长的命令是拦截卫臣,但必须保证韩部长的生命安全!”

  “哦?”韩烈大声道:“那么机场上那枚导弹是怎么回事,马部长,那可是步兵导弹。就这么朝我家老头轰过去,这不是想炸死他,那是什么?”

  马玲一怔,看向邹森喝问道:“谁叫你用导弹的?”

  邹森苦笑道:“当时情况发生得太突然,等到我进入机场的时候,已经有人发射了导弹。”

  “听到没有,你手下都承认了。要不是我手下一名队长及时赶到,拦截了那枚导弹,现在可能要给我家老头盖国旗了!”韩烈指着马玲道:“平日里随你怎么做,那都算了。可你今天的所为,已经不是过份两字可以形容。马玲,你这是谋杀!”

  马玲脸色一白,道:“我没有,这里面肯定有误会。邹森,你看清楚了,真是我们的人射的导弹?”

  邹森点头:“的确穿着我们黑犬的制服,可事后……找不到那个人。”

  马玲看向肖栋道:“委员长,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发誓,我给邹森的命令,绝对没有伤害韩部长的意思。那个私自发射导弹的人,恐怕不是我黑犬的人。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追查到底,将会给委员会一个满意的交待!”

  韩烈怒道:“闭嘴吧,臭女人!现在事情败露,就想推得干干净净。那边让人出手攻击,这边说不是你黑犬的人。你真当老子是三岁小孩,这种手段,也亏你拿得出来,你还要脸不要!”

  马玲差点让他气得吐血,她强忍着怒气道:“韩队长,我了解你现在的感受。不过请你克制自己的情绪,我虽然不认同韩部长的某些做法,可还不至于公报私报,在这种节骨眼上去对他不利!”

  “再者,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如果我有心谋害韩部长,哪怕成功,也只会让我们DMC内部四分五裂,我还不至于傻到这种地步!”

  韩烈冷笑说:“谁知道你这女人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或许对你来说四分五裂也不算什么坏事,正好趁机洗牌,把我们这些老人踢出去,换上你的心血,然后改头换面。以后这座大楼上下,就只听得到你一个人的声音了。”

  马玲还想再说,肖栋抬手道:“两位请听我一言。”

  老人先对韩烈道:“韩队长,我知道你担心自己父亲。在这里的各位何尝不是,请你放心,这件事委员会将以第三方的立场介入调查,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

  韩烈点点头:“那就拜托肖老了。”

  肖栋叹道:“至于马部长,不管那人是否你黑犬之人,可你命人拦截一事终究欠妥。哪怕没有这起导弹袭击事件,过激的反应也怕是会令韩部长受伤。何况现在,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刚才商量过了,决定暂停你副部长的职务。”

  “至于接下来DMC的管理,将由委员会暂时接管。我们将以援救韩部长为优先,其它的等韩部长救回来之后,再做打算,包括导弹袭击一事。”肖栋看向韩烈:“韩队长,你觉得呢?”

  韩烈有心要找马玲的麻烦,却还分得清轻重,点头道:“一切听肖老的。”

  “那么就这样吧,马部长。在这段期间,请你留在龙城,以免引起更深的误会。”

  马玲摇头,道:“肖老,请你务必考虑清楚。恕我直言,如今DMC里除了韩部长之外,就只有我对整个系统的操作最为熟悉。这个时候停止我的职务是十分不智的,你看能否这样。仍由我负责指挥,但委员会可以从旁监督,这样的话,哪怕我想干什么,也瞒不过各位委员的眼睛。”

  肖栋犹豫了下,马玲说得也不无道理。本来暂时罢免她的职务,一来她有嫌疑袭击韩树,二来是照顾韩烈以及DMC旧属的感受。可马玲说得也是,目前韩树不在,还有谁比她更熟悉整个DMC的运作?

  他看了看韩烈,后者点头道:“我承认,我虽然不喜欢这女人,不过她的确没说错。让她继续当这个副部长,可以。不过,我要盯着她,寸步不移!”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