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4章苦战

  卫臣的呼吸已经趋于平稳,被打爆的膝盖基本复原,就是活动仍然不太灵活。他坐倒在地,背靠一棵香樟,回忆着刚才战斗的经过。

  毁灭者以他的细胞为蓝本,所以具备了和他相似的特性。毁灭者的力量、防御力都可以达到A级的水准,当他自爆的时候,威力更可以威胁到S级。值得注意的是,他和二代骑士一样,似乎无法自主异变。需要某些药物的刺激,才能够异变。可又和二代骑士不同,毁灭者并末产生能力,而是引发全身大幅度变异。

  毁灭者的战斗经验基本为零,所以才会在和马玲通讯的时候,被卫臣削掉了脑袋。不过他又拥有一定的再生能力,所以砍掉的脑袋又重新和身体连接起来。

  不过他的再生能力十分有限,否则被卫臣用重狙爆掉的手臂,就会重新生成了。这样看来,毁灭者应该还不具备复活的能力,也就是说对大脑和心脏进行破坏的话,就能彻底杀死他们。

  现在还剩下两名毁灭者,只有干掉他们,卫臣才能安全离去。

  他压下对南黎月的记挂,然后抬起左手,从掠食者的口器里涌出一股鲜血。它们落到地上,并末渗透进落叶里,而是自行分裂,形成了诸多血团。血团扭动着,最后形成了数十只血蝙蝠。

  “去,找出他们。”卫臣挥了挥手,血蝠便散了开去,顿时卫臣的眼前看到了数十个画面。他像是正观看着一组组监控屏幕般,血蝠把它们看到的画面忠实地呈现在卫臣的眼中。

  血蝠就是卫臣的耳目,它们穿梭在树林之间,寻找着其余两名毁灭者。

  突然一个画面消失了。

  卫臣立时站了起来,才站起,又有两个画面消失。每一个画面消失,代表着一只血蝠被干掉,在第四个画面消失时,卫臣终于看到一条人影在草丛中一闪而没。

  那接连被干掉的血蝠分布在树林的西面,换言之,有毁灭者从那个方向快速接近。至今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对方使用的应该是冷兵器。似乎第一名毁灭者战死之后,他所学习到的战斗经验,已经和其它毁灭者分享。如果他们拥有经验共享的能力,那他们的成长性会变得十分恐怖。

  卫臣深深吸气,又缓缓呼吸,把身体的机能一点点调动起来。他的肌肉正轻轻颤动着,每一次颤动,都是对力量的调节。掠食者还原为基本的组织,那些如同红珊瑚一般的组织在空气中飞舞交织,转眼间织成了一把战锤。

  破坏者!

  卫臣打算速战速决,他手持战锤,转身面向西侧。

  血蝙蝠提供的画面仍在消失着,突然有一个画面引起卫臣的注意。在那个画面里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背,以及后方铺满树叶的地面上,一道不同寻常的隆起痕迹。那道地面的隆起,如同蛇行般弯弯绕绕地朝着他而来!

  卫臣猛然转身,便见身后地面炸开,大片树叶从地上喷了起来。叶影纷飞中,一抹血光从地底划出,直朝自己而来。那是一名变异的毁灭者,他全身包裹在暗红色如同虫壳般的甲片里,身体上下就像刺猬般遍布长长短短的红色尖刺。从地底破土而出时,他双手一抖,数以十计的尖刺喷了出来,罩向卫臣全身。

  卫臣伸手稍挡,手臂、胸口和大腿已经被十几根尖刺扎到。这些东西入肉之后,竟然炸开,将卫臣身上的伤口进一步扩大。于是转瞬之间,卫臣全身上下绽放十几朵血花,最小的一个伤口,也有茶杯大小。而最大的一个,足有碗口大!

  血流如注。

  卫臣大吼,受到如此重创,竟然不退不避。反而抡起破坏者,朝那破土而出的毁灭者当头就是一锤!

  他的反应显然在毁灭者的计算之外,这人形兵器的眼神一滞,破坏者已经落下,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把他又砸回地面去。只是这一次,地面直接被卫臣砸出一个浅坑。树林犹如经历了一场地震般,大地猛烈晃动,树木摇摆不定,诸多山坡纷纷迸裂,沙石从裂缝里喷了出去,洒往四周。

  那个浅坑里,鲜血渐渐冒了出来。卫臣抬起战锤,毁灭者的脑袋已经变成一团肉糊,旁边,一颗眼珠滚了出来,再被血缓缓浸过。看着脚下这具尸体,卫臣喘了口气,抬起战锤。刚转过身,就见一道身影闪电窜出。

  第三名毁灭者!

  同样已经变异,但这第三名毁灭者,变异的幅度比前面两个都来得大。他胸口覆盖着虫甲,在身体的两侧长出一根根节状虫足,拖着一条三米来长的扁平长尾。尾巴同样包裹在暗红的节壳中,呈节状的长尾呼啦一声卷了过来,缠住卫臣的双腿。长尾一扯,卫臣立时失去平衡倒到地上。那条长尾便如同蟒蛇般往上卷起缠绕。

  卫臣在地上抬锤砸去,这名毁灭者的身体像是没有关节般,居然诡异地扭转了一个角度,让卫臣一锤落空。他趁机扑到了卫臣的身体上,那些虫足根根扎进了卫臣的体内,紧紧将卫臣扣紧!

  毁灭者的身体开始发亮,卫臣立感其体温以惊人的速度上升。他顿知要糟,下一刻,血色光芒已经刺痛卫臣的双眼。在睁不开眼的血光里,猛烈的震动和高温同时出现,卫臣立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重新恢复意识。想张开眼,但只有一只眼睛可以看到东西。耳边仍是强烈爆炸后所产生的嗡鸣,视线则有些模糊。勉强可以看到眼前一片火海,周围的树木几乎都给炸飞,还没给炸飞的也拦腰而断,树桩之上火焰不熄。他低了低头,这个简单的动作,现在做起来却无比困难。

  且一动之下,剧痛立时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不由发出一声闷哼。

  当看到自己的胸口时,卫臣惨笑了下。他的胸口血肉模糊,表面组织已经炭化。动一动,炭化的组织就咔嚓作响,从里面飘起一阵青烟来。至于身体的其它部分也不好过,一条右手给炸飞了,两条腿黑乎乎一片,全然没有知觉。

  这样的伤势,可不比之前只剩下半边身体时好上多少。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