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5章酆都

  接连两次自爆,让卫臣亲身体验了一下这种人形兵器的恐怖。在第一次冲击之前,不乏有恐怖组织使用人肉炸弹威胁公众的安全。当然,那时候卫臣基本是从电视上看到这些消息。现在总算亲自体验了一番,只是人肉炸弹换成了毁灭者而已,而威力却要更可怕。

  这两次近距离的自爆,要换成神秘种或者迅疾种这类不以体质见长的种类,哪怕S级的战力也得给炸死了。亏得卫臣体质过硬,才熬了下来。

  他看着上空,天空的光线已经渐渐暗淡,想来时间已经快到傍晚。照现在这种伤势,要恢复到可以进行基本的移动,至少还需要三四个小时。

  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所幸三名毁灭者已经死了,周围也没有新型存在,卫臣唯一担心的,就是南黎月而已。

  他轻叹了口气,现在担心也没用,只能等血噬修复身体了。突然眼前一暗,卫臣抬头,就见一道人影出现在自己眼前。是个高大的男人,穿着战衣和护甲,扛着那夸张的多功能重狙。由于戴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卫臣看不清他的表情。

  或者,他没有表情,毕竟他只是一架冰冷的人形机器。

  第四名毁灭者!

  卫臣苦笑了声,他已经防备着马玲,可终究还是上了她的当。毁灭者居然有四名,而不是她说的三名,果然那女人说的话一个字也不能信。

  这名毁灭者没有异变,他安静地观察了卫臣一阵后,退后几步。卫臣努力把头后仰,看到那家伙正调整着发身器,看来是打算发射那种电磁捕网,把自己给捉回去。这样想来,前面三名毁灭者旨在瘫痪卫臣的行动力,最后的捕捉行动由第四名毁灭者来完成。

  可知道归知道,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的卫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拉起多功能重狙的一个发射构件,从里面弹射出一张电磁捕网来。视线里,那张捕网在半空张开,网子中电流跳动,朝着卫臣当面罩来。

  却在这时,一道雪亮的光线插进了两者之间。那道光弯弯绕绕,划过了捕网,那张捕网便四分五裂!

  毁灭者的眼神显得有些茫然,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截剑锋从他胸口中穿出。惊人的寒意从那截剑锋处散逸开去,毁灭者的胸口爬上一层白霜。白霜蔓延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间,就连那头短发,也染成了霜白!

  胸口那截剑锋一抖,毁灭者的胸口响起咔嚓咔嚓的迸裂声,突然身体像被打碎的冰雕般散了开来,哗啦啦地落了一地。在散架的尸体后面,安静地站着一个男人。他垂下了刺穿毁灭者的长剑,抬了抬眼镜道:“你这样子,可有点狼狈啊。”

  卫臣一怔,失声叫了起来:“是你!”

  “是我,闭上嘴巴安静休息吧,有什么事呆会再说。”那人如是道。

  三个小时之后,卫臣终于能撑起身体。再生的那颗眼珠补足了视力,所以他能够看清楚这个安静坐在一边,默默架起一堆篝火的男人。

  这是个让他意外的人,因为这个人,已经消失了很久。

  韩习!

  卫臣绝对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这个地方遇到韩习。这绝对不是巧合,他会出现在此处,肯定基于某种目的。韩习还是那个样子,安静得像个与世无争的学者。他身上的衬衣和裤子干净得一尘不染,和眼前近三百平米的焦黑爆炸点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他抬头看了卫臣一眼,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属盒子,丢给了卫臣说:“把里面的针打了。”

  卫臣打开盒子,盒中立时散出强烈的寒气,让他的眉毛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里面躺着一根注射器,注射器里可以看到红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药剂,卫臣没有怀疑,拿起它扎进手臂,然后将药剂全部压进了体内。

  “你也不问下是什么东西。”韩习淡淡道。

  卫臣笑了笑说:“如果你想害我,肯定不会告诉我真相。反之,如果对我有益,我问那么多干嘛。”

  刚说完,就觉得体内涌起一股暖意,仿佛整个人浸泡在温泉中般,有种说不出的舒服。他可以感觉得到血噬恢复了一点元气,而且沙亚迦的意识也有苏醒的征兆。也不知道那根针里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居然还有这种功效。

  “两年不见,你倒是幽默了许多。”韩习的眼镜被火光照亮,他拨弄着篝火道:“听说你还跟施龙飞打上两次,能够告诉我,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吗?”

  卫臣想了下,说:“如果可以,我不想再碰上那个男人。”

  “看来他很强啊。”

  “嗯,凌驾于众生之上。如果没有奇迹出现,人类里面根本没有赢得过他的人物。金圣杰也不行。”卫臣苦笑道。

  “是不行。”韩习淡然道:“金圣杰已经死了,哪怕他‘自甘堕落’,依旧杀不死那个男人。我大致估算了下,就算我肯学金圣杰那样不计后果,估计也就让他受点伤而已。所以你的评价很正确,基本上,人类是打不过那个怪物的。”

  他说得平静,卫臣却是吓了一跳:“你说什么,金先生死了?什么时候?”

  “就在你被南黎月带走之后,要不你以为,如果没有金圣杰拖着,施龙飞早就找上来了吧,那样也就没有毁灭者什么事了。”

  卫臣眯了眯眼,说:“韩习,你知道挺多事啊。”

  “我确实知道很多,我还知道,他也死了……”

  “他?”

  韩习看着火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的父亲,DMC的部长。”

  “韩树韩部长?”卫臣的胸口像是被人用大锤重重砸了下般,几欲窒息。惊人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压得他都快透不过气来。他沉声道:“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想知道的话就跟我来。”韩习站了起来说:“至于南黎月,还有你那几个朋友。不用担心,已经有人去接他们了,你们会在那里相遇的。”

  “那里指的是?”卫臣问。

  “那是像我这样见不得光的鬼们聚居的地方,所以我们给它起了个挺贴切的名字。”韩习站了起来,掸了掸衣角粘落的几粒灰,云淡风清地说:“我们称它为,酆都。”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