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6章好人不长命

  距离韩树被劫持离开龙城的一周后,龙城的城市公墓里,一曲哀伤却不失庄严的葬歌在墓园的上空回响着。在黑色的灵车里,盖着国旗的木棺由四名穿着DMC制服的士兵抬了出来。他们行过了墓地,来到一处空旷的墓位前。在墓位的四周已经站满了人,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装,手臂上别着白色的袖环,以示对死者的哀悼。

  十时整,墓位前方两排士兵向天鸣枪,黑色的木棺放到了墓穴上方的升降板上,再缓缓沉下了墓穴里。DMC委员会的副委员长肖栋身着黑色中山装,走上前致词,并把一朵黄菊,投进墓穴之中。其它人依次上前,悼念墓中死者,将手中的黄菊投向墓穴。

  最后,墓穴封土,至此葬礼完毕。

  这是韩树的葬礼,简单、却庄严。几乎DMC的大小官员都来了,包括了来自国家机关的其它要员,参与葬礼的人黑压压的一片,场面壮观。

  可惜再怎么壮观的葬礼,死者已经看不见,那都是做给活着的人看的。然而本该出席葬礼至关重要的韩家人却一个末到,长子韩习两年前已经堕落,并脱离了DMC,至今下落不明;次子韩烈在得悉父亲死讯之后,毅然离开了龙城,同样行踪不定。此等情形,不免让人唏嘘。

  同时,追查凶手的呼声也越来越大,甚至连中央也勒令DMC委员会早日查出凶手。

  韩树之死,疑点重重。尽管基于利益考虑,韩树一死,最大的得益者莫过于马玲。而且韩树在机场被袭,以及在龙城外被杀,当时均有马玲的人马在场。因此,副部长的嫌疑最重。

  正因如此,才会使韩烈怒而离去,可负责调查此事的肖栋却不敢妄下定语。在不排除马玲有嫌疑的同时,也不排除DMC之中有人故布疑阵,旨在分裂这个专门为对付伪装者而成立的组织。

  事实上,不管是马玲干的,还是另有其人。DMC的内部矛盾已经被激化了,DMC的前骑士以及异种部队情绪相当不稳定。特别是白鸦,在韩烈走后,这支异种部队几乎面临解散的边缘。至于黑犬,纵使由马玲授命而自我克制,可在公共场合上,面对白鸦的前骑士的言语挑衅,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的暴力冲突。

  在处理这些事件上,肖栋倒是不偏不倚。该是谁的错就是谁的错,该关禁闭的绝不手软。但同时,他也忙着安抚DMC旧员的情绪,尽量避免事情向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短短一周下来,这个已是花甲之年的老人,头上霜色更浓,整个人都已经瘦了一圈。

  如今马玲被暂时罢职,DMC部长一职空悬,委员会的罗委员长另有要务在身,于是负责处理DMC事务的责任,就落到了肖栋的肩上。尽管只是暂时的,可要处理这么一个组织的诸多事务,一时片刻又哪里那么容易适应。肖栋已经熬了好几天的通宵,才总算没有让这个组织的运作受挫,可这个本来就见清瘦的老人,因此更见清减。

  参加完韩树的葬礼之后,肖栋坐上自己的专车,便接到了生物部主管李怜心博士的来电。对于这位李博士,如今可谓是无人不识。她是二代骑士能够正式上线的关键人物,在第一次冲击之后,李怜心便成为DMC生物部的主管,主要负责二代骑士相关的生物研发,以及对伪装者的研究等事项。

  李怜心一直醉心科研,甚少参与DMC的内部事务,所以没来参加葬礼,肖栋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何况在不久前,马玲把一个十分具有研究价值的视频资料交到了委员会,又由肖栋亲自交给了李怜心进行解析,李博士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参加葬礼。

  如今她突然来电,恐怕和那份资料有关。肖栋不由精神一振,接听了电话。听到李怜心的声音,他便迫不及待地问道:“李博士,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李怜心的声音透着几分倦意,只听她苦笑道:“哪有那么容易啊,肖老。仅凭送来的视频资料,能够进行的解析有限,只能从以往的记录里进行评估。所以现在,对于伪装者将军的解析,只有理论上的结果,而缺乏确切的数据支持。”

  “就算是理论也好,这是我们第一次收集到将军级别的战斗情报。对于以后的战略,影响是非同小可的。”肖栋沉声道。

  “话虽如此,不过这个结论,我想没人会喜欢的。”李怜心说:“我已经准备好资料了,如果肖老愿意,下午就可以开会。”

  “不,这件事迫在眉睫。现在韩部长的葬礼也结束了,我们马上回大楼。请你准备好资料,十五分钟后在九层的会议大厅里碰面。”

  李怜心有些无奈道:“那好吧,我现在就准备一下。”

  挂断了电话,肖栋把手机递给自己的助手,并道:“通知一下各位委员,还有各个部门的主管,以及马部长等。告诉他们,15分钟后请他们到九层开会。”

  助手点头,拿出平板电脑开始编写通知,并通过DMC的内部网发送到各人的邮箱里。

  专车回到DMC大楼,肖栋便搭乘电梯直达九层。走进会议大厅里,李怜心已经早到了。这个女博士正值芳龄,追求者倒是不少。只是李怜心呆在实验室的时间比呆在自己公寓还多,又哪里有时间谈情说爱,因此至令末婚。她略施淡妆,可脸上那淡淡的胭红,也掩饰不住那几分不健康的苍白。

  肖栋摇摇头,走过去说:“李博士,我知道你干起活来很拼命。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又是我们国家生物学领域的翘楚,可要多保重。”

  李怜心淡雅地笑了笑,道:“我知道,肖老。只是现在时间对我来说太欠缺了,我恨不得一分钟当两分用。再说你也知道,有些项目越早突破,我们便能早一分离开这里。老实说,呆在地底,我心情很压抑。”

  她又问:“韩部长的事……”

  肖栋摇摇头,说:“没那么快,根据我们调查组所找到的线索来看,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对方做得很干净,暂时还不能确定凶手的真正身份。”

  “希望能够早日找到凶手,韩部长……是个好人。”李怜心亦轻叹一声。

  “是啊,好人……好人都不长命。”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