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6章晚安

  “走了,他们走了。”张长城叫道。

  他把望远镜递给叶天,后者举起望远镜看去,果然有几辆汽车开离社区,叶天高兴得一笑,然后又黯然道:“可惜南小姐也给他们带走了,卫臣回来,我们要怎么向他交待。”

  张长城也听得一声叹息,说:“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等他们离开之后,我们就赶紧撤走大伙吧……”

  “等等,有点不对劲啊张哥。”叶天叫道:“除了前面那几辆汽车之外,其它的怎么不动啊。”

  “什么,不会吧?”张长城忽的站了起来,不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到,除了起初那几辆轿车开走了之外,剩下的武装越野车和没了炮管的主战坦克并没有离去的意思。

  片刻之后,枪声响了起来。几辆主战坦克朝社区逼近,虽说没有了炮管,但架设在坦克上的机枪却也不是摆设,如同撕裂布条般的枪声里,密集的火线轰得胡伟他们所在的那片矮墙石粉纷飞。

  “混蛋,他们食言!”张长城捉起旁边的机枪,朝楼梯口跑去:“快,我们回去帮忙!”

  枪声震耳欲聋!

  胡小九从成广君的震摄中回过神来,一辆主战坦克从她的身边经过,坦克上的机枪喷出明亮的火舌,火力压制使得墙后的胡伟等人根本无法反击。

  “你们干什么?”胡小九站了起来,叫道:“黎月都让你们捉走了,为什么还要攻击!住手啊,那里面都是些老人小孩!”

  然而女孩的声音在战场上显得如此苍白无力,紧跟在主战坦克后面,那些武装越野车更是呼啸着冲向社区,从越野车上跳下一个个异变的伪装者,他们扑到矮墙后面,迸起片片血光。

  “住手……住手啊!”胡小九大叫,要往回冲去,蓦然想起南黎月之前跟她说的话。

  至少得有人告诉卫臣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女孩停了下来,她握紧了拳头,尖叫了一声。眼眶里妖瞳再现,她身影闪了下,以迅疾种才有的速度飞快远离战场。胡小九不敢回头,生怕看上一眼的话,就会忍不住跑回去。

  可她很清楚,南黎月被擒,这个社区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哪怕她回去,也只不过在那里面多添一条人命罢了。所有人都会死,包括避难所里那些老人和小孩。

  这些伪装者从一开始,就没有放过社区的打算。

  如果没有成广君的话,南黎月还有望逼退他们。可有那个小女孩般的总参事坐镇,却连最后一丝希望也消失了。

  胡小九咬牙狂奔,片刻之后,已经把社区远远地丢在脑后。她不知道跑出多远,直到连枪声也几乎听不见时,她才突然扑倒在地。胡小九摔了个跟斗,却没有爬起来,女孩眼中的世界已经被泪水模糊了。

  “对不起……”

  “对不起!”

  她抱着自己的脑袋,好像这样,才听不见那从远处隐约传来的枪响。

  “妈的,这次真是要完了……”

  胡伟晃了晃,坐了下来。他身上的甲片正在消失,在他的旁边,躺着好些尸体。有强子和其它年轻人,也有布迪,还有一些伪装者。

  胡伟身上同样也伤痕累累,有给子弹轰出来的血洞,也有被锐物划过的伤口,肩膀更是给咬得血肉模糊。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战斗了,只能看着一辆辆汽车开进社区里,然后社区中不断升起火球,以及传来人们的惊叫声。

  夕阳胜血,胡伟看到自已影子的旁边出现另一道影子。然后有人跳到他的身边,那人蹲了下来,是个笑眯眯的年轻人。穿着颜色鲜艳的T恤,脖子上还挂着一个耳机。

  “挺能干的啊,大叔,以一个盾甲种来说,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年轻人睁开了眼睛,那笑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有的只是冰冷的杀机。

  “不过就这样吧,反正你也没有力气了,干脆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好了。”他伸手按在胡伟的脑袋上。

  胡伟呵呵一笑,用颤抖的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烟。手上的血滴到了烟上,胡伟拿着烟咬在嘴里,笑道:“没关系,我会在地狱等着你们的,你们这些畜牲……”

  扑哧一声,胡伟的脑袋像是敲破的西瓜般裂了开来,徒手捉爆了人头的年轻人缩回手,伸出舌头轻舔手上的血,笑道:“地狱?那是什么玩意,我才不在乎。”

  他站了起来,远远听到有人大吼一声“老胡”,接着一个男人朝他扑了过来。这个男人的右手如同爬行动物的肢体,通体浮生鳞片,几根长爪朝他当头捉来。

  “快,这边走!”

  罗英叫着,并指挥着人群撤走。在避难所里有一条通道前往社区外面,现在社区遭到了攻击,人们也顾不得这条通道还是否安全,只知道如果再呆在避难所里,便只剩下给屠杀的份。

  前方已经响起了枪声和惨叫,罗英心急如焚,当最后一个女人经过她身边时,她拿起把手枪要往回走。

  手给人拉住。

  却是陈医生的妻子舒渝,这些日子在诊所工作,罗英和舒渝已经成了好姐妹。舒渝看她像要是要回去,自然拉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英子,快一起走吧!”舒渝叫道。

  罗英笑着扳开她的手:“你走吧,我得回去,老张还没回来呢。”

  “可是……”

  “没关系的,如果换成是你,陈医生还没回来,你也不会走的,是吧?”罗英用力一推舒渝,笑了下:“活下去!”

  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回去。

  舒渝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她当然知道,罗英这一去是回不来了。

  “走吧。”陈医生拉了妻子一把,两人快步向前跑去。不料没跑几步,突然前方轰隆一声,爆炸的火光在前方亮起,接着是一阵落石的声音。

  惨叫声、哭号声响了起来。跟着响起的,还有枪声!

  伪装者在前面也堵住了去路,现在通道里的人就像瓮中之鳖,哪里也去不了了。

  舒渝头脑一片空白,这时身体一暖,原来却是让丈夫抱住。

  她抬起头,陈医生温柔地拨开她额前的发丝,微笑道:“别怕,不管去哪里,我都和你在一起。”

  “哪怕死亡,也无法叫我们分开。”

  枪声越来越近了,可不知为何,看着丈夫脸上的笑容,舒渝的心情却不可思议地放松了下来。她记起当年第一次见到丈夫时的模样,那时她刚到医院实习,不敢给病人打针。

  是眼前这个男人,温柔地对她说。

  别怕。

  所以,她就不怕了。

  眼角有火光亮起,舒渝闭上了眼睛。陈医生紧紧抱住了妻子,两人微笑着。

  “晚安。”

  “嗯,晚安。”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