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谁的惊喜

  西藏,天湖。

  晨光初升,一缕金色的光芒,从唐古拉山脉的方向投下,像一根金色的长矛,划开了这世间的阴霾。然后光芒越来越多,越来越亮,天上流云游走,被风和光驱散,露出洁净如同梦幻般的蓝天。

  成广君从深沉的睡眠中醒来,她已经忘记有多久没睡得这么香,这么沉了。一觉醒来,精神气爽。简单的洗漱之后,走出营帐,风吹来,拂动小女孩红色的裙角。她看向天湖的方向,那里依旧悬浮着一片金色的圆轮。

  将军已经进入昆仑多时了,至今没有回归的迹象。说不担心,那是骗人的。不过联想到施龙飞的实力,成广君又觉得没什么值得担心的。哪怕是昆仑,她相信,没有什么生命,可以威胁到站在这颗星球生物链顶端的告死者。

  她走到天湖,看着那倒灌而形成的湖中深渊,若有所思。

  突然,她那小小的耳朵抽动了下,耳中捕捉到一丝微不可察的异响。然后营地里就响起警戒的蜂鸣声,成广君回过头,一辆军用越野从营地里撞了出来。汽车开得很急,近乎是来到成广君身边才紧急刹停。车上一名伪装者士名跳下来,指着营地前方的方向道:“不好了,成总参,我们发现了来历不明的运输机。”

  “没有标识吗?”成广君淡然问。

  “离得太远,未曾看到明显标识。”士兵急急道。

  成广君点头说:“警告他们,如果不绕行,或者进入我方划定的领空,我方将会发动攻击。”

  “遵命!”

  很快,营地里响起了广播:“前面的运输机,请表明身份,或绕开我方营地。否则,我们将以武力迫降。”

  同时也有士兵使用无线电,与不明来历的运输机进行通讯。

  成广君回到了营地里,直接钻进了指挥帐篷中,一名指挥官向她报告道:“小姐,来机已经表明身份了。”

  “哦,是谁?”成广君扬起小脸。

  指挥官的神情十分凝重,沉声道:“是赫尔列夫将军。”

  “什么……”成广君惊呼出声,赫尔列夫,系主持俄罗斯伪装者活动的将军。他鲜少会离开俄罗斯,可现在,他居然还来到了西藏,并且准确地找到这个地方。他来干什么?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地方?一系列的问题,让成广君一时难以消化。

  “小姐,将军请求降落。”指挥官表情苦涩,他当然明白,赫尔列夫说是请求。可实际上,他的运输机已经下降高度,将会降落在距离营地不远的草原上,他根本无须等待成广君的回应。

  成广君叹了声,点头道:“给我准备车子,我要出营去迎接赫尔列夫将军。”,说完她离开了指挥营帐,同时轻声道:“快回来吧,施将军,要出事了啊。”

  一架俄制的军用运输机降落在了草原上,当运输机的引擎熄火之后,它腹部的货仓降下了甲板,直抵地面。接着数辆武装越野车从上面开了下来,越野车后面,一道高大的身影,几乎占据了整个出口的空间。

  咬着一根雪茄,壮得跟头熊似的俄罗斯将军,迈着他那鹿皮军靴走下了甲板。站在西藏的阳光底下,赫尔列夫那灰蓝色的眼珠扫过草原,落在远处的营地上,喃喃道:“看来施龙飞那家伙真的不在,否则这会,应该对我来一场盛大欢迎了。”

  将军身后,一个稚童似的声音道:“施龙飞当然不在,他肯定已经进入昆仑了。”

  “你说是苏金卫把昆仑的正确座标提供给姓施的,你家博士为什么要这么做?”赫尔列夫回头问道。

  一道矮小的身影从将军身边走过,如果苏金卫此刻在这,必定讶然。因为他是威克利,本来应该叫苏金卫埋在地底深处的黑骑。可现在,他非但获救,而且跟赫尔列夫同至西藏!

  威克利淡然道:“苏金卫怕不知道,其实我一直监听他的通讯。他秘密联系了施龙飞,并以提供座标为由,要施龙飞帮他做一件事。可惜我没来得及通知将军,就叫苏金卫给逮住了。还好,苏金卫不知道,我的体内有信号发送器,这才让将军及时把我救出来。否则,只怕我无法带将军来到这里呢。”

  赫尔列夫咬着雪茄,饶有兴趣地问:“苏金卫要施龙飞做什么事?”,可不等威克利回答,汽车引擎咆哮的声音,从草原的那一边遥遥传来。将军干笑一声:“不知道会是谁?”

  很快几辆汽车停在了运输机前不远处的草地上,成广君从车上跳了下来,大声道:“是什么风把赫尔列夫将军吹来了,成广君,仅代表施龙飞将军,向您至以真切问候。”

  “哦,原来是施将军的总参啊。”赫尔列夫微笑道:“施龙飞呢,难道他不屑见我?”

  “将军说笑了,施将军有要事在身,暂时走开而已。”

  赫尔列夫抬起大手,断然道:“行了,别给我打马虎眼了。施龙飞已经进入昆仑了吧,昆仑玉墟宫,乃先民方舟的碎片之一。理应由威狱厅接手此事,施龙飞不上报威狱厅,反而私自进入昆仑。他想干什么,就不用我说出来了吧?”

  成广君忙道:“将军误会了,施将军绝无把玉宫独吞的想法。他只是想给威狱厅的各位一个惊喜,打算夺取玉宫之后,再上报威狱厅。”

  “哦,是吗?”赫尔列夫笑了起来:“那我也给他一个惊喜好了,现在我就进入昆仑,协助他夺得玉墟宫。想必,他会感激我的吧?”

  成广君暗叫不好,勉强笑道:“将军远道而来,不如随我到营地休息片刻,再做打算?”

  “不用了,我在飞机上闲得都快发疯,正好找点事做。营地我就不去了,你直接带我去通道入口吧。”赫尔列夫顿了顿,笑道:“还是说,你不愿意?”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