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3章炎城黎明

  两股能量的对冲,让整个天空大放异彩,碰撞产生的冲击接连扩散开去。更有片片紫焰金光垂落,它们落到沙漠上,所着处无不燃烧,沙漠生生给烧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火坑来。

  转眼金龙已经冲到混沌身前,混沌昂起大头,长尾自后抽来。那条虫尾一挥之间,天空骤然响起剧烈风声,撕风排云似的气势重重拍在金龙之上。金龙的能量在刚才冲开火瀑时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眼下被混沌长尾一抽之下,顿时像金色琉璃般节节爆碎。无以数计的金色碎片飘零而下,能量渐渐消散。

  可卫臣已经扑至,在混沌长尾尚来不及收回时,卫臣一拳痛击在了混沌尾部的甲壳上。

  天地之间骤生大音。

  那沉闷的碰撞声就像两块大陆狠狠撞在一起般!双方碰撞处所在的地面,沙漠突然往下陷去,形成了一个不断扩大的流沙地带,而在卫臣的拳锋,以及混沌的厚甲之间,则出现一颗璀璨至无法目视的光点。那点强光忽然炸开,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力场疯狂向整个空间扫射出去。这些力场波纹扫过之后,空间都显得扭曲了起来,整个天空出现一片光怪陆离的光芒,仿佛天空都给震得支离破碎了!

  在那片无以名状的强光里,响起混沌的惨嚎,一大蓬碧绿的虫液像雨似的拨洒下来。在这片绿雨之中,又有块块不规则的甲壳、断足乃至粉碎的肉块不断跌下,落到沙漠之间那个流沙地里,逐渐被黄沙淹没,并带往地底。

  强光终于消失了。

  混沌缓缓飘退,它那大头上的甲壳浮现数以百计的裂痕,更惨烈的是,它下半截身体已经消失了。断截处仍有虫液不时喷出,长虫的气息跌至谷底,前所末有的虚弱。

  卫臣虚立半空,身上金焰虽也清减了两分,可能量的气息不至于像混沌那般出现虚弱的感觉。他晃了晃拳头道:“真硬,居然只炸掉了半截身体,不过也差不多了吧,再来上一拳的话。”

  突然混沌大头往后摆去,剩余的半截虫身也扭转了个方向。卫臣以为它要逃走,忽然见混沌的嘴巴张开,一团浓郁的紫光从长虫的嘴里涌现。蓦然一团浑圆的紫光从混沌嘴里喷吐了出去,像一颗炮弹似的弹往远方。这颗炮弹也太大了一些,直径已经超过十米,边缘的颜色是深紫,可核心处却是如同黑洞似的漆黑。

  卫臣略一感知,就知道这颗光球的能量十分庞大,一旦爆炸,足以轻易摧毁整个城市。而看它的去向,俨然是炎城的方向!

  “该死!”卫臣微一蹲身,身周金焰再次燃烧沸腾,忽然化成一道金色的虹光破空而去。瞬息间越过了混沌,追在那颗超级炮弹后面。卫臣不敢大意,把速度提升到极限,整个人像火箭似的在半空不时炸起团团音爆,最终超过了炮弹,拉开足有近公里的距离,这才停下。

  他转过身,那颗超级炮弹已经轰至。卫臣深吸了口气,一声低吼,双手朝来势汹汹的光团隔空托去。那颗巨大的光球忽然速度稍减,仿佛撞进一张无形的大网中般,冲势一窒。趁光球被稍挡下来时,一圈圈无形的力场又不断套在了它上面。这些由卫臣释放出来的力场,开始中和光球的能量,只见光球开始缩小。边缘的能量不断化为虚无,如同漏气的气球般,它很快就剩下那蓝球大小的黑色核心。

  这核心的能量构成异常复杂,就连卫臣也无法全然将之中和掉。卫臣只得双手向上撑起,那核心处无数的力场便托得这颗漆黑光球飞上高空。当光球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黑点时,卫臣这才右手握成手刀状,朝着天空蓦然横扫。掌缘处拉出一片金色的光幕,瞬息扩散向上方,追着那颗黑色核心而去。

  那颗黑色核心已经冲出高空的云层,终于停下,并开始往下堕落。这时云层之中出现道道金光,忽然云层中分,一片光幕如同极光似的冲出云层,划过核心。这颗黑色的核心立时凝停,忽然居中散开,形成两个黑色的半球。

  下一刻,核心炸开,能量化成狂暴的黑火,向四面八方宣泄开去。

  卫臣的头顶上,本来已经隐现晨光。但随着那核心爆炸,天空又化为黑墨,直到那颗核心的能量全释放干净之后,天空才又渐渐亮起。原本的浓厚云层已经被火焰烧了个干净,残存的能量形成一道道黑色的电光,在天空上游走闪烁之后,才不情不愿地彻底消失。看到这番情景,卫臣才松了口气,这玩意显然是混沌使尽余力的疯狂一击。要真让它落到炎城,怕是整个炎城都会给抹掉。

  才松了口气,卫臣忽然抬起头,刚才他的注意力全放在那颗光球上。现在,他已经感觉不到混沌的气场了,他立时飞了回去,可现场哪里还有混沌的影子,只有底下那个像漩涡似的流沙地仍在流动着。

  那条长虫,已经趁机开溜了。

  炎城之中,南黎月落到了地上,忽然恶风扑面,却是一辆越野车朝她砸了过来。她抬起黑色长刀一挑,汽车忽然中分,分开的车体砸在南黎月的身侧,从地面滚了过去。南黎月看向前方,金塞尔正收回看往半空的视线,然后对南黎月摆手道:“今天到此为止吧,下次再领教你的本事。”

  说完她跺了下脚,地面立刻崩塌,金塞尔就这么落了下去。等到南黎月追至时,那下面的水道系统里哪里还有金塞尔的踪影。

  南黎月哼了声,倒没打算去追,她的黑夜涅槃固然还有其它的手段,可金塞尔也不简单。既然她选择离开,那就对炎城没有威胁了,南黎月转身掠往炎城外围的防线方向,她想着支援防线,可等她赶到的时候,新型也开始散去。看上去,混沌不是被干掉,就是跑了,否则新型集团是不会这么轻易散去的。

  不管如何,这个艰难的夜晚总算是过去了。天空之上,一抹阳光落了下来,洒在这座浓烟滚滚的城市上。

  黎明终于升起。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