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条件

  “我有着悠长的生命,一路走来,我已经经历过无比漫长的时光。”兮光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终于开口说道:“在我漫长的生命里,我见过许许多多的人。由龙神赐予的双眼,让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一个人。我总能看到他们内心的纯粹,无论那是善或恶。”

  “直到那一天,我看错了他。从那以后,我就再看不到人内心的纯粹,就像你说的,我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画面,以及大致的感觉。”

  卫臣看着他,兮光身上的银焰虽末收起,可感觉敌意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烈。

  “可越是如此,我就越不能放你过去,我深怕自己再次看错。”兮光直视着苏金卫,眼中再次有银焰微微燃起:“上次看错,我让黑巫出现在昆仑当中。这次如果再看错,只怕昆仑将倾,巫族都将为之陪葬。”

  “那你的意思?”卫臣眯了眯眼。

  兮光沉声道:“我还是决定,不能让你们过去!”

  陆寒一声冷笑,尤金开始活动起脖子来,周震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都萨则对苏金卫轻声道:“动手吧,博士。”

  “等等。”卫臣叫道,如果让黑骑和兮光冲突,最后便宜的只会是施龙飞。他看着兮光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事实上我也无法保证什么。但至少,在抵达玉墟宫之前,我们和巫族是绑在一起的。我知道,你打算在这里以一已之力拦下黑巫。不过你应该也知道,现在天枢城里的并非只有黑巫,那里还有一个非常恐怖的人物。”

  “那个巨人……”兮光眼神一黯,道:“能够以一已之力击破巫流的护城屏障,他的力量的确很可怕。但我未必就不是他的对手……”

  “是,你可能拦得住他。可我敢打赌,你仅是对付他一个人就要精疲力尽了,试问你还拦得住其它人吗?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叫施龙飞,他并非自己一人来到昆仑的。他还带了几个手下,每一个都拥有强大的战力。如果你执意让我们留下来,那么只要他们当中一个追上巫族……”卫臣指着巫灵道:“那他们全都会死,会死!”

  兮光胸膛起伏,眼中银焰燃烧:“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天柱的守护者,只怕这一次,已经不是单靠一个人,能够守得住这座天柱神山了。”卫臣向前一步道:“或许你应该试着学会合作。”

  “例如呢?”

  “例如让我们和巫族一起行动,他们需要我们的保护,而我们,也需要他们引路。如果我们可以安全抵达玉墟宫,甚至,实现他们所谓的最后手段,击退黑巫和其它入侵者的话。那么事后,请看在我们有所付出的份上,给予我们相应的报酬。”卫臣看向苏金卫。

  博士点头,同意这件事全权交给卫臣处理,卫臣再看向兮光,说:“我们不会占有玉墟宫,但请让我们取走一些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没错,我们来昆仑是有所求的,所以在你眼中,我们并非无私。我们也有欲望,可那并不代表,我们就一定是你的敌人。”

  兮光显然犹豫了,问题在于施龙飞,将军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让这为龙神所创造的生命体,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样一来,卫臣的假设就得以成立。巫灵走了出来,来到兮光的旁边道:“我可以接受他们所提出来的条件,何况,圣兽大人应该也知道,他们是无法占据玉墟宫的。”

  “既然你都这么说……”兮光视线落在卫臣身上,“那我就暂且答应你的条件,不过你记住,一旦你们反悔,我会撇下强敌,以诛杀你等为优先。”

  卫臣点头:“很公平。”

  兮光也是干脆,侧过身道:“那你们过去吧,即刻启程。此去玉墟,路途遥远,赶紧动身吧。”

  巫灵向兮光微微一福,便转身离开,经过卫臣时,轻声对卫臣道了声:“跟我来。”

  巫族和探险队一起出发,渐渐消失在兮光的视线里,这个浑身透着狂野气息的男人沉默地看向前方的空间门,喃喃道:“希望这次我没有看错吧。”

  行走在林地之中,地势不断向上延伸,尽管坡度不大,但走上一段,普通人也会开始喘气。卫臣倒是心不跳气不喘的,他走在巫灵的旁边,巫灵自有那头雪鹿代步。她坐在鹿身上,回头向后方苏金卫等人看了眼,才轻声道:“我虽然同意你的条件,可我相信,圣兽是不会看错的。当年龙神创造了他,让他守护天柱,所以赐予他能够直视人心的能力。”

  “你的意思是?”卫臣皱眉。

  巫灵轻声道:“我可以相信你,但无法相信你那些同伴。”

  卫臣心里咯噔了下,回过头,刚好看到苏金卫。博士微笑着跟他点了点头,卫臣笑了下回过头,心里七上八下。

  两天时间转眼既过。

  卫臣一行已经在天柱上行走两日,可仍不见山顶。倒是这天柱神山,地势复杂,除了大片山林之外,尚有飞瀑、流溪、断涧。很多时候,他们要经过只能一人通过的窄道,于是两日下来,他们的行程有限。而且这座神山并非只是宽和高那么简单,陆寒等神秘种已经试过,他们元素化后,无法飞上高空。

  有次陆寒想要探路,不料化身成炎魔后,只高于树冠,便给一股无形大力压了回来。屡试无果之后,众人才觉这座神山另有奥妙。

  此刻,他们在一条山溪之间休息,巫族和探险队各据一处,显得泾渭分明。

  韩习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溪水,卫臣走到他身边,蹲了下去,把一颗石子丢进溪里,问道:“你在想什么?”

  韩习摇摇头,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越是往上走,就越使不上劲。”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