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9

  chapter109、

  吕三登时心里就发了慌,填满了吃喝玩乐的大脑终于稍微灵光了一回,察觉到了隐约的危机。

  这时候他也顾不得顾其琛的那些叮嘱了,冲着固定在车内的对讲机惊恐地喊到:

  “怎么回事?为什么外面突然起雾了?大师大师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频道里传来了低低的讨论声,很快,其它几辆车上的人的声音传了回来:

  “我们这里没有问题啊,什么起雾,我们连点白的都看不到,四周全是绿绿的一片,而且阳光还贼好了……”

  “我们这也没问题……”

  “没问题……”

  一句又一句的没问题,听得吕三的冷汗都下来了,他看着车外越发浓厚,颜色已呈乳白色的雾气,一丝惧意顺着他的尾椎直冲头皮。

  更可怕的是,从最后一辆回复的车那里传来的话:

  “我们这也一样……对了,你不是跟在我们车后面的吗,刚刚坐后排的兄弟回头趴车窗上看了,一点雾的影子都没有……就是……滋滋……”

  话说到这句的时候,无线电似乎出现了什么故障,频道里传来了非常大的“嘶嘶”声,彻底盖过了那人的声音。

  吕三急得不行,空出一只手,想要调一下无线电的按钮,结果手才刚碰到无线电,刚才未完的话,突然从无线电里传了出来:

  “……就是他好像看见有个人在你的后排上坐着……”

  声音说到这,无线电就又出了故障,几秒后,让人心烦意燥的“嘶嘶”声稍微变轻了一些,那人的声音却像是变了调一样,听不出男女机械得可怕,同时又像是出声者不止一人一般,固定地重复道:

  “有个人……”

  “有个人……”

  ……

  吕三彻底僵坐在了驾驶座上。

  ——

  另一边,和顾其琛同乘一辆车的庞易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刚才吕三说的那句“起雾了”,一瞬间就让他想起了失踪的二叔他们。

  更何况所有人说完情况之后,吕三就跟死了一样,再没说一句话,若非在他前面那辆车的人一直注意着后面的情况,发现吕三并没有掉队,只怕他们也难稳得住神。

  顾其琛制止了其他人试图和吕三通话的举动,脸上神色丝毫未变:

  “我刚才说了,他今天有场大劫,如果不踏上这条路,就不会有事……是他说他受得住的。”

  “不过你们大可以放心,继续往前开,因为他暂时还死不了。”

  命虽保得住,可其它的就难说了。

  若他今天没有执意跟过来,他的报应至少还要再等上个三年五载才会显现。

  但命运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就像一条又一条的岔路,谁也不知道最后究竟会通向哪里。而吕三他今天既然跟了上来,那就注定会被某些存在盯上,他这些年做了那么多孽,从今天开始,都要一一自食苦果了。

  ——

  车队很快驶入了s路段,顾其琛默认了庞易叫停众人的举动。

  庞易带着人去开查看吕三的情况,结果车门才刚一打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熏得为首的几人脸都绿了,差点没吐出来。

  等他们将已经吓混过去的吕三从车里拖下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臭味原来是源自吕三自身——

  也不知他刚才在车上看到了些什么东西,竟被吓到三口失禁,呕吐物混合着其他的东西,味道冲得所有人都接连退了好几步。

  庞易原本还想找个人把吕三送医院去,结果等他看见吕三现在的“惨状”之后,嘴唇颤了半天,竟始终说不出这句绝对是在与人结仇的话,最后只得再次请教了顾其琛。

  顾其琛的方法简单干脆,直接让庞易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再让人把吕三推回车里,开动引擎。

  “在那条路上盯着我们的存在,并不喜欢杀人,即使再讨厌一个人,也不会让他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更何况我刚才烧了那么多的符,再大的火,应该也稍微消了一点,至少ta们知道我们的态度了。”

  一如顾其琛所言,车辆发动后,驾驶者昏迷本就是一件再危险不过的事情,结果载着吕三的车竟然还真就平平安安地开回了原点,一出来发动机还就停住了。

  不去想医护人员到达看到那一车的狼藉,内心会有多酸爽,顾其琛让众人把之前要他们准备的东西一一搬了下来,又取了贴身的桃木剑,在两条路交界的地方画了一个符阵。

  起阵的过程中,顾其琛告诉庞易道:

  “你是整件工程的负责人,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里,如果有ta们最讨厌的人,那么绝对就是你。说实话,你还得谢谢吕三愿意跟过来,毕竟如果没有他这个恶业特别重的人在前面挡着,今天会成那样被我们从车里拖出来的人,就不会是他了。”

  “不过即使有吕三替你挡了一劫,但只有守在这的存在一天没消气,你就一天也安生不了,逃得再远都没用,ta们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冤有头债有主,其他人最多可能就是被整上一顿,而你,ta们却是要命。”

  庞易听得毛骨悚然,他突然想起来了原先负责这个项目,却无故染上了基因病的叔叔。

  他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现在庞易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巧合,而是因为ta们也掌握了他叔叔的名字!

  一想到自己未来也可能被剪掉身上的线,出现各种各样的意外,庞易顿时觉得有些喘不上气。

  “你放心,拿人钱财,就要替人干事。我既收了你的钱,就一定不会让他人夺了你的性命,当然,前提是你一切都听我的安排。”

  庞易自然是不住的点头,后面顾其琛要他往碗里倒点自己的血,他一听这话立刻就往手心上来了一刀,还不住地问对方够不够。

  药和引都到手了,又有先前燃下去的那九九道符为指引,顾其琛终于开始了这场延误了几个月的祭祀。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