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徒斗

  “要是普通人,怕是现在已经在地上了。”剑客慢慢收好自己的武器,看了一眼黄杀:“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黄杀笑了笑:“算算得有几百年了。”

  “是啊,这时间放在我们这类人身上,似乎没有太大的意义。”

  “但终究不是永生。”黄杀抬头看了看梅花:“我来是找你的。”

  剑客眼神冷峻,看着黄杀,缓缓开口说道:“怎么?上一次还没有输够?到了这里还想着法子要做些事情?”

  “他们是对的吗?”黄杀收起了笑容,幽幽说道。

  “我从来不认为他们是对的,但是胜利的人,往往说的话算是对的,我们输了,所以我们便是错的,有何争执的余地?而且你心知肚明,在人界,对于我来说,偏偏是一件幸事,毕竟我只对剑法感兴趣。”

  “剑法当然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无人能及你,但就是如此,偏偏容易寂寞,你是例外吗?”

  剑客又是淡淡一笑:“寂寞?早已经习惯了,时代更迭,而今人类已经用上洋枪火炮了,能够让我提起心中欲望的人,便又是更少,怎么,你找到这样的人了?”

  黄杀拍拍剑客的肩膀:“老兄啊,你就这么甘心在这人界待着?”

  “在哪里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

  “那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让你真正拔出这剑呢?”

  剑客眼前一亮,如同深渊之底的人看见阳光一般,“在哪里?”

  黄杀长舒一口气:“只是可能需要花上一点时间。”

  “时间于我如浮云,百年都能等,十天半月又有何妨?”

  “可能不是十天半月的事情,我打算做一件事情,但这件事情如果不出意外,会有一个人来阻止,无论他是谁,都会让你觉得值得拔出手中的武器与之一战,意下如何?”

  黄杀说罢,眼望着剑客,竟然透露着期待。

  剑客恍然大悟:“这便又是诱使我上你贼船的缓兵之计罢了,何时何地何人一概不知,还不如留我自己在这古崖之上与风云共舞。”

  想法被看穿,黄杀也并不急。继续说道:“看着崖边的石头没有?在我看来,兄弟你便如同这石头,虽然身处高处,却不能见到谷底经过急湍冲刷的卵石,想要一较高下,就不要留在这里,这么说吧,你和我一起,要对上的人,要么是守护者,亦或者人皇,甚至,是入皇。”

  “嗯?”剑客心头微微一紧:“这么说来,你要做的事情便不是简单的事情,上面三者随便一者,都是惊动两个世界的事情,你,要做什么?”

  “我所受屈辱,就不能这么算了。”黄杀目光冷静但是却杀意无限。

  “冤冤相报”剑客叹了一口气:“不过我并不在乎,三者遇其一,此生无憾。”

  剑客慢慢回想着这些过往,觉得大堂的风又冷了一些,又是百年了,在这里空等如此多时,记忆翻涌,实在无奈。

  “大人!”门童慢慢走进门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剑客。“听说咱们前面的那位大人已经败下阵来。”

  “多长时间?”剑客眉头微皱。

  “算起进入赌城,不过一天半。”

  “可知道来者什么身份?”

  门童犯起难来,低下头说道:“大人们的事情在下从来不敢过问,这是从上头就交底了的事情,大人这样问,实在是为难我,大概地情况只道是此亡者在赌桌之上很快的获得了和弘景大人博弈的机会,并且赢了大人,所以得到了来我们城的机会,除此之外,小人真是不知了。”

  “行吧行吧。”剑客示意门童退下,慢慢站了起来,眼里既有期待,又有怀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而言一在交谈之间,已经来到了剑客的城市,城,虽说是城,却算不得城,偌大的地方,却没有个规矩的城墙,到处都是武器摊和侠士装扮的亡者。

  “看起来这里的城主是一个侠客啊。”言一微微笑道,心里却很趁意,作为一个古代人来说,侠客生活自然是很多人都向往的生活,如果不出意外,就能够和城主交手了,也许是哪个朝代名震江湖的大侠呢。

  “少侠,”言一看着武器卖铺面前站着的一个亡者:“请问到城中心的路怎么走?”

  “怎么走?自然是刀口上走。”侠客头也不回的说道:“新来的吧,我来这里三年了,还没有往里面进一步的进展,想进城中心,慢慢努力吧,别丢了命就行了。”

  言一心想这不是和上一个城市一样的做法吗?从外面慢慢获得得到挑战城主的资格,对于赌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对于舞刀弄枪,大将军言一可就开始摩拳擦掌了。

  “老板,这些兵器怎么卖?”肯定不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幻化武器,这未免太不公平,对于舞枪,言一还是十分有把握的。

  老板白了言一一眼:“不要钱。”

  “那好,给我来一把红缨枪。”

  “拿通行证来换。”

  言一懵了,又是通行证,于是找了找身上,把赌城的那张卡递了过去给老板,老板一看,瞬间怒了。

  “玩儿我?你是不知道规矩还是怎么回事?去去去,自己去旁边门口看看我们剑城的规矩!”

  言一慢悠悠的走到旁边墙面前,费力的抬起头,但这重庆的阳光是真的刺眼,即使是在这个说不上算是人界还是入界的地方。

  “武器不分三六九等,但用武器的亡者不能例外,所有亡者需要在红松台通过徒手博弈获得通行证,然后返回此地换取兵器,一位亡者在一个斗场只能使用一把武器,毁坏后果自负,得到第五个斗场通行证者可获得与剑客一决高下之机会,有死无生。”

  “都成亡者了,还玩命。”言一啧啧说道,但是也释然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在那个世界,自己手上不也是数不清的人命,那就从红松台开始吧。

  移步至红松台,才发现亡者是真的多,数十个擂台外面都排满了人,看样子得等上许久了。

  一个武师装扮的亡者拿着话筒,跳上擂台,大声说道。“不要拥挤,不要推搡!本日共计开放二十个擂台,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每个擂台能够连续战胜五个的,可得到通行证,每个擂台强弱不一,但是这些都是听天由命,正如你们的生死一样,听天由命!排好队,慢慢来!”

  虽然从未见过古代装扮拿着话筒的样子,说是滑稽,言语之中却再说着以命相搏,生死有命之事,若是常人,恐怕会感叹唏嘘。

  言一被放在第四擂台,站在擂台之下,所见搏斗的亡者,大多数撑不过三四个,就被打败,而两个在擂台上比拼的人,还是很少有痛下杀手的局面出现,毕竟失败之后,还有机会再次挑战,但是命没了,就真的没了。大多数亡者都知晓这一点,所以比平常面,比言一想象之中温和了不少。

  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就让擂台之下的所有亡者侧目,擂台上一个亡者已经毫不留情,以碾压之势杀掉了四个亡者。

  “懂不懂规矩?”台下一片唏嘘声,不少人跃跃欲试,想要挑战这个屠夫。

  但是亡者却毫不在意,看着台下的亡者,无所谓的说道:“老子来剑城就是来杀亡者的,怎么?你们没有遇见我是你们运气好,别他妈给我废话。”

  “下一位,122号。”

  言一看了看自己的号牌,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是倒霉。”

  “有这个觉悟,并不能让你幸免。”站在擂台上五大三粗的亡者轻蔑的看着言一。

  “你以为,我是在说我吗?”言一微笑道。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