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得意的奥代巴

  主神空间。

  在轮回者们的居住区和公共区域之外,约书亚又开辟了第三重区域,这是独属于他个人的独立空间。

  这个空间没别的用处,就是可以更直观地看到轮回者们的一举一动,并方便对其进行干涉,算是主神空间的监控室吧。

  约书亚现在就在这个空间里,观察着彼得和柯南的一举一动。

  “有点意思。”

  看着正和彼得,哈里交谈甚欢的柯南,约书亚眯起了眼睛。

  死神小学生的名头他前世自然是听说过的。他从小学看到大学,再到最后生病死了,主角都还在上小学一年级,想让人印象不深都不行。

  不过虽然如此。当柯南进入主神空间的时候,约书亚并没有怎么在意过他。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名侦探柯南是个讲究科学的动漫,什么妖魔鬼怪都是不存在的,一定都是凶手设计的阴谋。所以,柯南这个动漫主角应该也是科学的才对。

  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柯南进入这个世界才这么点时间,竟然就发生了两起事件。第一个咖啡馆杀人事件也就算了,但是第二个托尼的车祸他总觉得不对。奥代巴这人虽说不聪明吧,但是他也不笨啊。 。应该不至于这么急着动手才对。

  是巧合,还是这柯南真有什么死神光环?约书亚忍不住想到。以前他还在主神空间混的时候,也去过不少搞笑类作品的世界执行任务。大多数世界其实也就那样了,很多原本在电影动漫里看起来无解的东西,在现实中垃圾得一逼。然而真的跟原著作品中一样诡异的世界也是存在的。

  一只普通的家猫不管是被砍成几截,还是被烧成灰烬,都能若无其事的恢复原状,在动漫里看到自然觉得很有意思,但是在现实的世界中遇到就完全是惊悚了。一旦遇到这种类型的世界,轮回者们往往会死伤惨重。不过相对的。。这种世界的潜在价值也远超普通世界。

  “探索一下那个世界好了。”约书亚道。迷你主神的能力有限,和沟通的世界只能获得一些浮于表面的信息。只有派人去探索一下才能得到更详细的情报。

  约书亚挥手招来了两个人影。

  这是一对有些诡异的少年少女,虽然外貌出色,可谓是男俊女靓,但是两人深黑的瞳孔之中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感,像是两个没有心的人偶。实际上,这就是两个人偶。约书亚在迷你主神刚刚修复的时候,出于好玩的心态,利用其造人功能制造出的两个看家人偶,路克斯和瑟琳娜。

  因为约书亚自主神空间建立好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门,所以这两个人偶几乎没啥用了。他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变得这么宅。约书亚本来打算派轮回者去的,不过想到这两个家伙一直在家里发霉,正好拿出来用用。不行的话再派轮回者就是了。

  约书亚手上冒出了一个小小的银色光团,他将其放入了路克斯的头部。路克斯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中却是多出了一丝灵动。

  “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吗?”约书亚对路克斯问道。

  “我是路克斯,约书亚大人的创造物,主神空间的轮回者。”路克斯恭敬地回答道。

  “你觉得自己和真正的人类看起来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任何区别,主人。”路克斯很自然地回答道。

  “嗯,还行。”约书亚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刚才放入路克斯头部的是他自己创造的虚拟人格。

  虚拟人格有点类似于人工智能,不过极度缺乏成长性,很可能编写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就永远都是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数据处理能力远远不如人工智能。所以约书亚之前并没有考虑用虚拟人格来充当任务系统核心。不过用到这里倒是正好。

  弄好了路克斯之后。约书亚又如法炮制,给瑟琳娜也弄了一个对应的虚拟人格。

  “路克斯去接近柯南,瑟琳娜去柯南的那个世界探索。”约书亚给两人下达了任务,然后就让迷你主神把二人传送走了。他自己则是继续窝在主神空间偷窥,哦不,观察。反正他是绝对不会自己真身出去浪的。顶天了放个分身出去看看情况。

  ……传送的分割线……

  纽约某医院的过道上,奥代巴正悠哉地向着托尼的病房前进着。

  得知托尼出车祸的时候。 。奥代巴差点就要仰天长笑了。他本来还担心自己动手会留下把柄的。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托尼居然自己出车祸了,真是天助他也啊。

  没错,虽然托尼和佩珀都坚信这次的车祸是等待不及的奥代巴下的黑手,但是其实这次的事情并不是他安排的,就是普通的车祸。虽然是不是意外还有待路克斯的探索。不过真的跟奥代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虽然有心要除掉托尼,不过也没打算现在就动手,还是用车祸这么明目张胆的手法。

  “托尼啊托尼,看来连上帝都站在我这边啊,上次不知道怎么的就让你给逃了。不过没关系,这次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救你。”奥代巴的老脸上露出了阴测测的笑容。

  眼看着托尼的病房就在眼前了。。奥代巴也收敛了一下自己的笑容,换上了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不过大概是因为心中喜意太甚,所以他这副悲痛的模样看扭曲。

  “哦~托尼,你怎么会如此不幸,前几天才遭遇了袭击,今天又遇到了这么严重的车祸。”奥代巴一打开房门就哭丧着脸叫喊道。

  “这位先生,请你小声一点,病人的状况不是很好。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一个带着口罩的白大褂出现在奥代巴面前,一把拦住了他扑向托尼的身体。

  “哦,对不起,医生,是我太激动了。一想到可怜的托尼遭遇到了这种不幸我就忍不住……”奥代巴挤出了几滴眼泪。

  “原谅一个老人的冲动吧。”

  “奥代巴先生,托尼现在需要安静,您能不要在这里打扰他吗?”佩珀毫无感情色彩的话语传入了奥代巴耳中。

  “佩珀小姐,我这不也是在关心托尼吗?”奥代巴转头看向了佩珀。哼,托尼的秘书吗?对他倒是挺忠心的,也留不得。

  。

txtsho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