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进击的佩珀

  “他们是?”奥代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彼得三人。

  “是他们救了托尼,他们看托尼伤得很重,放心不下就跟来了。”佩珀解释道。

  “原来如此,真是几位可爱的小朋友,谢谢你们救了托尼。”奥代巴笑道。一群多管闲事的小鬼,就让托尼这么死了多好。

  “先生好。”因为彼得三人都知道奥代巴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只是随意地应了一声。奥代巴看到一旁躺在病床上的托尼,心情好得不得了,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奥代巴董事,托尼前不久才被袭击过一次,现在又遭遇车祸昏迷,现在外界的舆论对斯塔克工业很不利,需要你出面去主持大局。”佩珀对奥代巴说道。

  “我只是托尼的秘书。有些事情不方便处理。”

  “嗯,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是不会让斯塔克工业倒下的。”虽然佩珀的语气不怎么好,不过奥代巴淡定地无视了这一点。托尼都倒下了,她一个小秘书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那我就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地照顾托尼啊。”奥代巴意味深长地对佩珀说了一句,然后就慢条斯理地走出了病房。

  “呵呵。”走出了病房之后,奥代巴得意地笑了两声。这么多年来他在托尼身上吃了多少瘪啊。 。今天终于轮到托尼吃瘪了。

  “不过,还是要想点办法,要是托尼突然醒过来就不妙了。”奥代巴自言自语道。是让托尼就这么重伤不治去世呢?还是仁慈一点,让他在床上躺一辈子呢?

  “唉~”奥代巴悠哉地呼了一口气,托尼好歹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自己作为长辈还是要仁慈一点,就留他一命吧。先让他在床上昏迷一会儿,等自己把斯塔克完全掌控了之后再慢慢调教他,教会他该怎么尊敬长辈。

  “呵呵,呵呵呵呵。”想象了一下自己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发号施令的样子,奥代巴又一次笑了起来。

  病房内部。

  佩珀轻轻拍了拍昏迷中的托尼的脸蛋。。“行了,不用再装了,奥代巴已经走了。”

  “好吧,我醒了。”托尼立刻睁开了眼睛。

  肮脏的富贵人家,一旁的白大褂扫了一眼若无其事的托尼和佩珀,又想起了之前一直都在假装自己很悲伤的奥代巴。

  “医生,这次多谢你的配合,钱很快就会到账的。”佩珀道。

  “嗯。”白大褂平静地点点头,虽然富贵人家很肮脏,不过他们的钱却是洁净的。

  “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还请不要把托尼的真实情况传出去。”佩珀转头看向了彼得三人。

  “当然。”哈里一口答应道。

  “嗯。”佩珀点点头,她相信哈里身为奥斯本集团的公子肯定能明白问题的严重性。

  “彼得先生,在托尼养伤的这段时间,能不能请你帮忙保护一下他,报酬好说。”佩珀跟彼得商量道。

  彼得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他有强大实用的超能力。会冒着危险从车祸中把托尼和哈皮救出来也足以证明他的人品不错。而且佩珀也通过贾维斯调查过彼得,确定了他和奥代巴没什么关系。有彼得保护托尼的话,佩珀会比较放心。

  “当然没问题。”彼得道,他这次的任务本来就是保护托尼啊。不过佩珀一定要付报酬的话他也不会拒绝就是了。能赚一点是一点,再说斯塔克工业也不缺那几块钱。

  “那就拜托你了,学校还有你家人那边我会帮你说明的,请你一定要看好托尼。”佩珀笑道。

  “喂,我再怎么虚弱也不至于沦落到要靠高中生保护的地步吧?”病床上的托尼抗议道。

  “不行,这件事情我说了算,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佩珀皱着眉头道,“你真的想让我在哪天看见你的尸体吗?”

  托尼被说得哑口无言。“好吧,你赢了。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那个小鬼的保护吧。”

  “抱歉,他就这个性格。”佩珀抱歉地对彼得笑笑。

  “没什么。”彼得也笑笑,就算是为了积分他也会忍耐的。

  “那就这样吧,这里先拜托你们了,我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处理。”佩珀说道。

  “嗯。”彼得三人对佩珀点了点头,然后就目送佩珀离开了。

  看来事情差不多要结束了,彼得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事实也正如三人所想,实际上,在来医院看望托尼之前,佩珀就已经和那个什么。 。国土战略防御什么什么保障局联系过了。

  在托尼第一次出事的时候,这个全称很长,所以简称为神盾局的组织就派人来接触过他。虽然托尼并不是很想理这个鸟组织的人,不过对方还是留下了联系方式,并表示有麻烦可以找他们帮忙。

  托尼遇到车祸之后,佩珀在确认托尼获救的第一时间就联系了神盾局的人。毕竟佩珀自己在斯塔克工业的身份只是托尼的秘书,如果托尼处于昏迷之中的话,以她的身份很难对付身为董事的奥代巴,所以她就想到了神盾局。

  虽然托尼似乎不怎么看得起这个组织,不过作为一个特殊组织,神盾局再怎么也得比警察局厉害一点吧?

  “佩珀小姐。”佩珀走出医院之后,一个轿车停在了她面前。。里面出来了一个面容和蔼的西装男。这个人佩珀认识,正是之前神盾局派来和托尼接触的特工,菲尔·科尔森。

  佩珀看到科尔森之后立马停下了脚步,本来还想去找他们的,现在刚好省事了。

  “佩珀小姐,斯塔克先生现在怎么样了?”科尔森问道。

  “他还好。”佩珀一边回答,一边带着科尔森往医院里面走,她知道科尔森来这里肯定是为了查看托尼的情况。就是她刚出来又回去的行为好像有点傻。

  “嗯。”佩珀的话并没有超出科尔森的预料,如果托尼不好的话佩珀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平静。

  “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佩珀反问道。

  “很遗憾我们并没有发现奥代巴先生和这起车祸之间的关系。”科尔森遗憾道。

  “没找到证据?”佩珀皱眉,看来这所谓的特殊组织也没她想象中那么能干啊。还是说是因为奥代巴手脚太麻利了?

  要不直接买凶干掉奥代巴算了?想起托尼的那副惨样,佩珀突然觉得法律手段可能有点太温和了。

  。

txtshowC();